Pages

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20160913-2

交出那本書之後,
類失讀症再度發作,
無法讀、無法寫。
文字成了陌生人——甚至敵人。


其實,只要找到一本好看的書,
症狀就會減輕了。

這一次是《單車失竊記》。
久仰大名的書,
每次準備買的時候總會缺貨,
從雲端書庫借過幾次,
每次都覺得,天啊,真是精彩,
但是惡劣的閱讀格式總令人無法卒讀,
而這一回,圖書館實體書讓我排到了。

沒辦法寫這本書的心得,
一本書寫中華商場、古董腳踏車、寫蝶畫、動物園、大象;
寫原住民、台灣史、二戰史⋯⋯
太多、太重,
無論在哪個段落,
都感覺得到命運/運命的力量,
那是令人欲哭無淚的傷感。
作者說,他寫作是為了學習「如何莊嚴地忍受命運的變化。」
哎呀!難怪。

三不五時就會出現令人嘆為觀止的文句。
我覺得這本書再看個十遍也可以,
只是,那文字的力道太強了,
我還無法招架。
明明不到四百頁,
我卻覺得有四萬頁那麼重。

看完這一遍,
反倒無法把這好書從書店帶回家了,
因為它會把書架壓垮。
等哪天時機成熟了,
應該會把它放到自己的書架上吧!


20160913

交了一本拖稿拖到天邊的書(跪),
幸好編輯還算滿意的樣子。
(雖然可能是因為只看了前面幾章⋯⋯)

既然那本要命的書算是告一段落,
就來這裡記一下關於這本書的事情,
順便把這裡除草一下。


翻譯這本書的時候,
有參考另一本書的中譯本,
可我非常不喜歡那本參考書。
那本主題是在講植物的有性生殖,
但是筆調非常假掰,
好像是很空洞的心靈,
故意裝作很感性/性感,
不知道是原文就那樣,
還是中文故意修成那樣。
反正我讀得痛苦到想吐,
邊看邊罵幹。
快速翻閱之後,
把索引印一印就還給圖書館了。

可是,我在讀的時候又覺得內容很熟悉,
才想到,剛出道的時候好像有試譯過那本書,
當然啦,試譯稿是石沈大海。
我忘記當時有沒有很沮喪,應該是會沮喪才對。
但現在看來,
幸好沒翻譯到那本,
不然絕對會是我十幾年來最痛恨的一本(或是兩本之一)。
感謝上天的安排。

也因為這樣,
開始相信冥冥之中都有注定,
所以再難熬的書跟那本其實沒翻到的一比,
都覺得又好看又好譯,
然後人生突然豁朗起來,哈哈哈哈哈!

好了,別胡說八道了,
快去弄一篇超好心的編輯發的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