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

20150731_端午節靈異事件(副標:此恨綿綿無絕期)

這是發生在今年端午節的靈異事件。
但是在談這件事情時,
會一直岔題,
因為我真的很怨恨。

端午節當然是要拜拜的。
說到拜拜,
我家一年拜個十幾次,
說到拜拜的規矩,
除了要看農曆之外,
還有許多事情是得自己張大眼睛觀察,
沒有人能教你。

比如說,什麼時候要拜拜?
這查書是沒有用的,
因為每家規矩不同,負責煮拜拜的菜的婆婆說的算,書說的不算,問其他家人也不算。
記得有一年我跟老公說,重陽節快到咧,要拜拜喔。
他說,清明節有拜,重陽節就不用拜。
結果當然不是這樣。
又有一次,中元節快到了,我說,拜祖先要準備什麼供品?
他把我罵一頓,說中元節是拜好兄弟的,關祖先什麼事?
結果又還是要拜,然後我被迫臨時變出一堆供品。
然後正月十五呢,
我觀察過了,有時候要,有時候不要。

結論:不要相信老公,即使他應該已經拜了三十多年,應該要搞清楚狀況。

還有,拜拜的日期能不能改?
我之前為了拜拜,常常要跟人家調班,或者請假。
若拜拜日是在週間,我曾希望在週末提早拜。
畢竟我婆婆的媽媽也會調整日期,在週末提早拜,這樣週末大家回家團聚,可以順便把拜拜的菜吃一吃。
我請我老公去講,當然又是被婆婆拒絕:「哪有人提早拜?」
後來我懷孕,不適合搬重物或去拿菜,但都還是不能改日期。
我就是得週間放下所有事情,處理這件事。

不過去年國曆八月的中元節,家族要去沖繩旅遊,不能在中元節當天拜,所以就依照大姑的意思,提前拜了。

或許有人會說,啊他們拜就好,關我這外人什麼事?又不用麻煩到我。
對啊,他們也這樣想,所以我曾聽到有人在電話中跟朋友說我「擺爛」。
是啦,我們外人做到死也是不麻煩,也是只會擺爛。
其他人有空就來(通常是十二點之後來吃午飯),沒空沒關係,反正大家上班都好辛苦,工作最重要。

今年端午節要拜拜,我前一天沒力氣先打掃(是的,拜拜日我都得打掃,可能是前一天熬夜,或當天早起處理),所以六點半就起床,只喝了一杯咖啡,就去收後陽台的衣服、清理陽台,還有室內許多雜物要收,廚房要整理,地板也要清理⋯⋯。事情很多,還處理不完就已經九點,我先出門去買老公和小孩的早餐,以免他們起床沒東西吃。誰知道端午節早餐店都沒開,我只好買超商麵包,然後匆匆回家整理。

眼看時間不夠了,時間已經九點半,只好叫老公起床幫忙。
快十點了,奇怪,怎麼沒有動靜,我衝回房間一看,有人在滑手機。
我怒了,說快點起來幫忙。

老公說:「要幹嘛?」


強迫老公把東西收好,已經十點半。他要去買他愛吃的小籠包當早餐,完全不顧我婆婆一定快要打電話來催人,叫我們過去幫忙端菜之類的。
好,你不去,我去。再怎麼樣,叫我婆婆一個人把菜端來,是不應該的。
正拿著鑰匙準備出門,果然婆婆就打電話來。
沒想到這次我老公堅持要去,而且去了很久。
我後來才知道,發生靈異事件。

原來,在一兩個月前,我大姑去同學會。會中有個同學的老婆有陰陽眼,發現有個白髮老人一直跟著我大姑,那老人說他肚子很餓,找不到路回家,因此十幾年沒回家。老人還知道我老公有個女兒。
我大姑和我婆婆推測,那老人是我公公。於是我老公和我小叔拿著香和粽子,前往當年他們父親出事的地點祭拜。

這種事情當下聽了,一定是非常傷心的。
不過,後來想想也有蹊蹺。
首先,我老公說,當年做法事的時候就已經確定他父親有回家。
然後,今年過年時,祖先托夢跟我說,神桌要擦一下XD
若沒回來,怎麼知道我很久沒擦?
還有還有,我大姑幾乎每天去我婆婆家,就在我家對面而已,若那個白髮老人都跟著我大姑,怎麼會找不到呢?
我老公說,等著瞧,之後對方應該會要錢做法事。
但我問,那他怎麼知道你有女兒?
我老公說我白痴,看臉書就知道了。
好吧,難得他說出有道理的話。
於是靈異事件以疑似遇到神棍作結,暫時平息。


一個月後,很賤的事情發生了。
我公公忌日到了,當然,記得這件事的,是我這只會擺爛的媳婦。
那天星期一,照例大家都去上班,只有我得留下來擺爛。
不過,那天不知道為什麼,我老公突然良心發現,在家工作。
那天恰好要給女兒報點親子館課程,以免她暑假無聊到瘋掉。
親子館課程相當熱門,經常在開始報名的一個小時之內就額滿,我本來想打電話報名,但是電話打不進去,而且現場排隊報名者應可優先。
那我就想說,好吧,就交給我老公去端菜,我帶小孩去報名,一方面也避免她在家吵鬧,打擾大人工作。

到了親子館,果然人超多的,我們得排隊排好久。過了快一小時,總算快輪到我們,這時卻就接到我老公電話,責怪我「怎麼去那麼久」。奇怪,當初不是叫我不用急嗎?
況且,我是去玩嗎?
天那麼熱,我推著推車帶小孩出門也很累好嗎?
人多我有什麼辦法?
再說,為了拜拜,犧牲女兒的權利,這樣對嗎?
果然,只有你們的家才是家,我的家都不算。

報完名,母女倆匆忙回家,沒讓女兒跟她很喜歡的老師們多聊聊,或讓她去樓上圖書館,看看她喜歡的書。
十一點二十分,我們回到家。
原來,我婆婆說,她之前擲杯,我公公都沒回來。
所以就來催我啦,結果我們一回來,擲杯順利,我公公也回來了。

我跟我老公說,其實你爸是跟我們出去玩一玩,我們會回來,你爸也就回來。
我老公怪我,那麼晚回來,祖先根本沒空吃。

奇怪,這次是有特別晚嗎?
是誰端午節快十一點還要去吃早餐?

還有,每次拜祖先,你們都要上班,都是我在家「擺爛」,之前之後的籌備與整理也都我在做,你們到底還想要我怎樣?
每次都是我放下工作,
我的工作就這麼不重要?
就這樣把我看扁?

這時又會搬出你嫁到我家就要照我家規矩的那種封建藉口,
完全不會去看我大姑的做法。


我覺得,祖先沒有離家出走,你們應該要感激我才對。

因為只有我仔細觀察,記得日子。
因為只有我準備,但其他子孫卻連「要幹嘛」都不知道。

因為只有我,被說「擺爛」,卻還要笑臉迎人。

是的,家醜不可外揚。
但這句話不該出自加害者口中。
真是軟土深掘的最佳示範。



真不想再理會這些浪費人生的人事物。
但,就算你不騎機車,但別人還是喜歡騎機車,把車停到你面前。

人生啊。


說到人生,先去為我的工作打拚了。


























2015年7月29日 星期三

20150729_尼爾蓋曼說的

Facebook的譯人譯事是個很棒的社群。
(google +有一個同名社群,但其實是不同人開的,也有很多不錯的觀點)

前幾天,版主提到,她有段時間譯不太出來,後來怎麼解決這問題。文中還附上這個連結,裡面是許多知名作家談到如何面對「撞牆期」。

尼爾蓋曼的這一段,我覺得太感動了,決定要放在這裡。

“The secret to writing is just to write. Write every day. Never stop writing. Write on every surface you see; write on people on the street. When the cops come to arrest you, write on the cops. Write on the police car. Write on the judge. I’m in jail forever now, and the prison cell walls are completely covered with my writing, and I keep writing on the writing I wrote. That’s my method.”

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20150727_不是我要嫌別人家的小孩

上週末女兒幼兒園開新生座談會
老師問說,
有沒有家長要分享如何減輕小孩的分離焦慮。

只有一個家長舉手。
她很有自信地說,就是趁小孩不注意,偷偷走掉就好了。
她對於自己這招很得意,說「一定」有用。

好吧,雖然我不同意,
但看在你敢舉手,
我又不好意思當場嗆妳的情況下,
我承認妳或許有厲害的一面。

但我實在很想說,
這建議我已聽過了,
還被迫照做過,
結果就是,小孩分離焦慮越來越嚴重。

我的觀察結果是:
這種容忍大人捉弄的小孩,
通常比較笨。

但或許家長更笨,
笨到不願意承認這一點。




2015年7月16日 星期四

20150716_反差

最近一直聽到Where is my mind,鋼琴演奏版本,印象很深,以為是電影配樂。

後來才發現,原版竟然是搖滾版耶!
常覺得把搖滾歌曲變成鋼琴或絃樂,
好像都有點濫情,
但這個版本確感覺像是走出自己的路,
成了另一首歌曲。


大概是我聽過對比最強烈的版本了。

2015年7月15日 星期三

20150715_嘖



回家當媽寶時,媽都會把這份配備送到我的桌邊:水果、甜點、沒有入鏡的咖啡。看起來很高檔吧!吃起來更不是高檔兩個字足以形容。


媽從不曾對我說「我老了,你會照顧我嗎?」或是「你對我好一點,我也可以對你很好。」
當然,她不會只顧電視、手機,把小孩放在一旁。

「媽媽」兩個字,不是那麼廉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