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5年2月22日 星期日

20150222_相見恨晚



昨天去台中的國美館看羅蘭珊的畫展,
離開時,在商店發現了兩套貓的明信片,
不知道為什麼這貓就是散發出一種很自然的機車感,
我看了實在喜歡,
打算逛完再來回來拿,
偏偏逛著逛著就是忘了,等離開國美館才想起。

回到家,
以為國美館應該有網路商店可以讓我補買吧,
沒想到線上商店竟然在兩個月前結束營業(暈倒)。
我連繪者的名稱都不知道,
只好打奇怪的關鍵字搜尋:貓、日本、洗頭。
還真的找到了,
原來繪者是Pepe 桑
已經在台灣辦過展覽、出過書和唱片,
真是相見恨晚啊!

可是網路上好像沒有明信片可買,
也不知何時才會再去國美館,
又不好意思麻煩台中的友人特地跑一趟國美館。
真不知和這明信片還有沒有重逢的緣份,
現在只好寄予無限思念了。


說到貓,
我想,會畫貓的應該都是貓奴吧。
其實我不僅不是貓奴,頂多也只是不厭惡貓而已,
完全不能了解為什麼有人能對這種缺乏靈性的無情動物如此癡狂。
不過,倒是最近有幾個插畫家筆下的貓令我相當喜歡。
一個是畫《貓浮世繪》的貓小姐,
她有張躲貓貓的圖,不知為何,那張貓的背影讓我想到小小孩,害我很想去逗弄牠一下。

另外一隻是這個,南伸坊月曆上的貓。
不過也還沒令我想去買或日夜思念。
至於其他的貓圖,我還真的沒有心動過呢,照片就更不用說了。
如果在臉書上有按讚呢,應該是屬於那種禮貌性的按讚吧。



後記:
後來打電話去國美館,精品店員工很好心地幫我查庫存和訂購方式,還幫我寄過來,所以我的書房變成貓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