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20140720_給我修正帶

每次拿到出版的譯稿之後,總要鼓起對答案的勇氣,把原稿與成稿多少比對一下。這是很珍貴的學習方式,通常也能獲益良多。

但原本譯對的被改錯了、句子被切斷、刻意避開的西式假中文在成稿中竟然出現……諸如此類的狀況固然看了很洩氣,卻不算少見。這時總會告訴自己木已成舟,繼續看下去吧,成稿肯定還是有值得一看的部分。

不過前幾天拿到的一本成書,實在令人……都不知怎麼形容才好,已經不是不想掛名就能解決了。

那本書內容涉及專業名詞,當初花了非常多的時間查資料,每一個名詞我都能提出如此翻譯的理由。加上出版社找了老師審定,我想最後出版的成果應該不錯,我也非常期待。

但是,我先看到封底寫到了「伊東豐雄」。「豐」?我趕緊翻到內文,果然,當初譯的伊東「豊」雄被改成「豐」。人家Toyo Ito先生說過,希望台灣朋友用「豊」,這一點維基百科也看得到。

然後,我從書末的名詞解釋開始大略看起,發現許多原文不同的詞彙,在中文被改成一樣。

接著,我翻到最前面的緒論。才看第一段,就發現幾乎每一句都被改,我還在納悶到底是我中文出問題還是英文理解有問題時,看到了一個很關鍵的詞:Form Follows Function。這句話太有名了,從我第一次接觸建築書到現在,幾乎每一本相關書籍都會提到,在課堂上不知聽過多少次,甚至連其他領域的書籍也會出現。這就是「形隨機能」,我認為大家都知道。有些人譯為「機能決定形式」之類的,這也沒錯,但還是「形隨機能」最普遍,也最正確。

結果被改成:「形式跟隨功能之後」。

我要怎麼繼續看下去?

通常出版社的贈書,我會拿一部分捐贈出去。這是我第一次想在捐書前,想用修正帶把譯文改回來。至少絕對要改回「形隨機能」。

2014年7月15日 星期二

20140715_對自己好一點

終於,超過12小時沒發燒了。
這幾天就邊生病邊趕稿,剛剛把那篇不算太長的稿子交出去。
接下來,應該可以躺下來休息一下了。

有人說我發燒是因為上星期六跑去逛街。
但我回想起來,逛街不算太累,
我已經完成了99%的家事才敢出門,
回來之後,
竟也還有力氣完成待譯書籍的一個段落,及剩下1%的家事。


真正會累死的,應該是陪著老公小孩回阿嬤家,老公只管玩他的神魔之塔,然後我又得照顧小的,不知道幾點才能回家,別肖想工作,更別肖想休息了。
幸好沒有回去,不然我可能會暴斃。

將近二十年,週六我幾乎沒有跟老公約會過。
因為他都要回去跟家人吃飯玩耍到半夜。
但這是不是「一定」、「必須」的義務呢?
倒也不盡然,因為如果別人約他也是約得出去的,但我就不行。

有小孩之後,會提早一點點回家。
當年還要餵母奶的時候,小孩還小,回去都要一直哭(然後我就一直被唸說不會帶小孩,讓小孩那麼黏。XXX,你們不是帶過一堆小孩嗎?連小嬰兒會認地方這種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嗎?你們想說的,應該只是憑甚麼這個小孩喜歡我這個外人吧?)
我得窩在房間裡憋尿陪小孩,回到家之後我又得趕快擠奶,洗奶瓶和有的沒的,那時每四個小時就得餵奶,所以我週六到週日頂多只能瞇一小時,幾乎是沒得睡的。這樣會有母奶才怪!不是你們講的我不認真吃東西好嗎?過壓力這麼大的生活,有母奶才異常吧。

後來我終於崩潰了,最後乾脆連星期六晚上也保留給自己。
沒辦法,其實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得做一堆家事,然後抱著晚餐在電腦前面工作。
有些人可以為了「工作」、「上班」不做家事,下班後可以休息,但我可沒這福利。
我每次看很多全職媽媽抱怨自己變成假性單親媽媽,我想我也差不多,每次帶小孩去台北大醫院都是我去。只是全職媽媽的睡覺時間,我得拿來工作就是了。

之前曾看到朋友抱怨老公不愛她。
我不知道這種問題該如何解決,
但,我知道我必須對自己好一點,不要指望有誰來愛妳。
不要指望有人會重視妳的獨立、妳的尊嚴、妳的健康、妳的青春、妳的金錢與時間。
不要指望有人會幫妳做家事、聽妳說話,這樣就不會失望。
若有人幫妳,就算撿到的好運吧。
然後,要自己重視自己的工作、健康、時間,
別把自己搞成黃臉婆。
這樣就好了。

我會繼續抽空逛街、繼續努力接案,
總之,邁向中年之際,我會努力對自己更好一點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