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年6月25日 星期三

20140625_令人火大的臉書,但不是臉書的錯

前幾天終於受不了臉書
倒也不是臉書這家公司又幹了什麼不要臉的事情
只是那則故宮把國寶借給日本展覽的新聞令我火大

這次禍國殃民黨大量放送新聞,靠北日本把故宮博物院的「國立」二字取消
然後就有網友說,其實根本不是那麼回事,人家東京的博物館一直都是有國立二字的.....
接著又有網友貼出之前台灣故宮院長到中國訪問,中國怎麼可能給你「國立」二字,但是禍國殃民黨連個屁都不敢放。
這類訊息害我臉書被洗版,
我超不爽的!
原因並非究竟有沒有「國立」二字,
而是這件事情到底有什麼好講的?
事情很簡單啊:就是台灣借東西給日本,結果兒皇帝怕得罪老闆,因為老闆討厭日本人,
所以就把事情搞得很大,假裝自己也是會靠北。
一句話就可以講完:小夫靠北給胖虎看!
這事情那麼清楚,怎麼還是有人看不懂?

這表示真的很多人很白痴。
讓奴才拿到選票,給禍國殃民黨執政,就是會變成這種局面。

今天兒皇帝的龜孫子又要跟中國討論賣國事宜,還在阿共飯店附近搞戒嚴,實在是可惡啊!


話說回來,我可能交友還算謹慎
多數臉友知道禍國殃民黨很可惡
不像我老公幾個超級白爛的高中同學(這個之後要貼一篇取笑專文)

最後,貼上那每次聽每次掉眼淚的歌曲,
尤其那句「因為我們是,民主的台灣。」~~~>_____<~~~
多期待天光,卻擔心前方是無盡的黑暗。

無論如何,林母就算不能怎樣,也會用力詛咒該死的兒皇帝和其走狗的啦!



2014年6月1日 星期日

20140601_畫錯重點的讀書心得



剛看完《遠山的回音》,超好看der。
胡塞尼能以非常簡白的文字傳達強烈情感,說故事的能力真厲害。
當初英文版剛出時就買了,每天晚上即使疲憊,還是忍不住多看幾頁。
只是後來實在忙到一碰到床單就躺平,最後還是沒看完。
前幾天拿中文版來看,啊,好看哪,咻一下就看完了。

這種好看的書除了感動之外,
還會逼我採取行動,
當然不是那種前去阿富汗進行人道救援的偉大行動,
而是馬上把一些沒讀完的書斷捨離,讓書架挪出更多空間,收藏像《遠山的回音》這種好書。
(咦?這本書明明是跟母親借來的,怎麼跑到我書架上啦?
哎呀反正我媽的書櫃早就滿出來了,不如先借放我這吧,真是孝順的好女兒。)

到底把哪些書斷捨離了?
有一本作者是滿有名的心理學作家,
可是那中文版有夠糟的,
很難設法搞清楚到底在說什麼。
那譯者來頭還頗大,
我邊看邊尖叫,現在是怎樣,
心理學的書都要找各界大頭來胡亂翻譯嗎?
已經很少看到翻譯腔那麼嚴重的中文書了,
搞不好都還譯錯。

另一本則是備受好評的建築評論書,
當然這本書的翻譯行文不會像那本心理學那麼恐怖,
就前面幾頁來說,譯文很順,
但是看到柱式的名稱翻譯方式,
還有style翻譯成「風格」之後,
又覺得很煩不想看了。

其實身為譯者,不應隨便批評別人的翻譯。
算我小心眼又酸葡萄,嫉妒那些譯者有機會譯到好書吧。
既然這種書會激發我負面心態,還是趕快把它們交給有緣人比較好。

以前會覺得應該耐著性子,
盡量抓住文本的整體思想,
才能達成閱讀的目的。
可是,《遠山的回音》提醒我,
這世上還有那~麼多好書與好翻譯,
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當然要先看這些書。

比如狄波頓的新書。
最近出了兩本狄波頓的中文版,
一本是舊作,一本是新書。
他的書向來每一句都值得劃線抄下,
從這兩本書來看,又覺得他越寫越好,不是只會炒冷飯。
至於中譯本讀起來是一種享受,
不僅吸收新思想,
讀著讀著還會自我反省,
瞧瞧人家怎麼譯得那麼好啊!
哎呀好勵志呢是不是?
這本書當然要隨時放在身邊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