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4年12月31日 星期三

20141231_那個年代的八卦

以下是在閱讀或查資料時發現的名人八卦,
因為沒什麼營養,所以不打算帶到新年。

但是呢,這種挺垃圾的資訊還滿酷的,
相較之下,現在電視上鬧緋聞的都好弱喔。

一、關於馬勒。
馬勒的老婆紅杏出牆,對象是包浩斯學校創辦人葛羅培斯。馬勒非常傷心,於是去找諮商,這個心理師呢,就是佛洛伊德。

二、關於華格納
華格納跟樂團指揮的老婆有一腿,而那位有夫之婦呢,是李斯特的女兒。


希望在新年能讀到更多更酷的東西。


20141231_妖書退散,好書快來抱抱

好難對付的案件啊


最近有夠忙亂,
倒也不是生意有多好,
只不過就是很多事還來不及做,
就得被迫先換月曆。

不過,昨天倒是做了一件事情 —— 交出一本煞氣很重的書。
那本書很怪,看起來字數不是很多,最後竟也變成快十萬字。

更邪門的是,
今夏翻譯這本書時,
腸病毒腺病毒統統都上身(對,中年人也是會得這種怪病的)。
就算病毒走了,但打開這本書就會繼續燒,就這樣斷斷續續地燒了一個月。
身體出了這種狀況應該去醫院好好檢查,
問題是,一放下這本,改譯別的書時,身體又相當硬朗(冏)。

搞定初稿後,就趕快把它先丟到一邊,不想再碰。
最近交稿日快到了,趕緊拿出來校對,
結果咧,原本預定一週校對完畢的稿子,拖了兩週還校對不完。
裡面寫得很不嚴謹,錯誤不少(害我得很用力查證與更正)
作者疑似有嚴重的閱讀障礙,導致許多句子寫得不完整。
(而且他很賤,一本書不到一百五十頁,謝詞卻謝了上百個人,
這人是怎樣?八成是在臉書上隨便按交友、愛跟一堆人裝熟的。)
幸好沒有發燒,謝天謝地,老天慈悲!

好了,重點是:再見了,煞氣很重的書,我不會恨你的,啾咪。

接下來得和從業以來最愛的兩本書拼命,
這樣迎接新年真不錯!
真的,一換了書,整個感覺就順了,
而且書中還湧現正面的能量,
提醒我多讀好書,少看垃圾資訊,為腦袋好好排毒。

現在,我內心抱著滿滿的感激,謝謝眾多好人協助(是的,99%就是你),讓我能任性地往理想的生活前進。
希望新的一年,大家都健康平安,
我也能繼續和美好的人&事相伴!

2014年12月13日 星期六

20141213_Happy lunch



通常餐廳只會以各種名目漲價,
印象中只遇過一次例外,
那是好幾年前娘家附近的素食餐館。
記得某年夏天在餐館牆壁上看到公告,說颱風過後,菜價飆漲,只得暫時調漲,待菜價回穩會調回來。
不過呢,很遺憾地,這間餐廳已經不在了。

但是今天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因為發現另外一間有降價的餐廳了。
(是的,這對於勤儉的主婦來說是值得記上一筆的大事。)

中午去一間離家不遠的美式餐廳
之前來過幾次,
記得價格沒有特別貴或便宜,
一份吃下來大概兩百多。
但今天看菜單時,
隱約覺得價格好像不太一樣,
老公也問說是不是有降價。
看吧,雖然沒去查,但應該有降無誤。

降價已令人開心,
餐點送上時更是驚喜,
最讚是女兒的兒童餐。
雖有不能免俗的微笑薯餅,
幸好還有軟軟的法國吐司,和煎得嫩嫩的雞柳。
再瞧瞧那餐具,可不是隨隨便便、上面畫幾隻可愛動物的美耐皿而已喔。
是米妮的耶,超可愛的。
(如果是男孩點餐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是米奇?)
看得我都想買一套了。
後來把湯匙翻過來一看,發現有寫Made in Japan,果然很稀有XDXDXD
對了,還有一大杯柳橙汁和一碗新鮮水果沒有入鏡。
這兒童餐竟然100元就吃得到,
請問閣下還會想吃麥當勞快樂兒童餐嗎?

我點的是田園蛋捲,
吃起來竟然比印象中味道要好,
好像很少遇到口味會越來越進步的餐廳歐?
內餡除了常見的玉米、蘑菇、洋蔥、胡蘿蔔之外,
還多了不少新鮮菠菜與玉米筍,味道更香了。
我不喜歡太軟的蛋捲,今天的蛋捲不會太軟,也不會乾焦,非常好。
加上一大杯美式咖啡,共150元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公吃了培根牛肉漢堡,感覺也不賴。
至於整體用餐環境呢,
還是和之前一樣乾乾淨淨,
加上耶誕應景佈置,看起來好可愛。
不過有個小孩想睡覺了,大人忙著侍候她,就沒空多拍些照片了。

會留意環境與餐具,餐點口味又有進步的餐廳,
吃起來就是比較放心,不會因為外食,導致主婦心生愧疚。
已決定把這家店放入「主婦好朋友」名單。
有了這家店,誰還需要去台北吃美式餐廳呢?

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

20141111

大約在一個多月前,某個知名作家/譯者在facebook上呼籲編輯與譯者,不要把dish、plate、cooking、cuisine都譯成「料理」(日本料理例外)。
接著看到很多人應和,說什麼有現成中文不用,老是用奇怪的外來詞彙。

其實,我不覺得「XX料理」比較新潮,或「XX菜」就是正統。
我也沒去考證,搞不好不是這麼回事?
隔幾天,我收到新一期的旅遊雜誌,看見很久以前翻譯的「墨西哥菜」被改成「墨西哥料理」。
我心想:啊,隨便啦,這沒什麼好爭,請繼續發稿給我才重要。

今天看到那人的譯者簡介,說自己譯作「不及備載」,害我楞了一下。
我相信她很講究用字,不會亂用中文詞彙,所以我趕緊去查「不及備載」出處。
或許是查得還不夠仔細,但就手邊資料來看,這個詞是源自於「族繁不及備載」。
最常用的地方,沒錯,就是白帖。

嘖。
我以前還滿喜歡那個作家(現在沒有討厭啊,只是有更喜歡的人了,ㄎㄎ)。看她翻譯的波登,也覺得還不錯哪。
只是語言會變,標準在哪裡,絕沒那麼容易說清楚。


2014年11月3日 星期一

星期一的發洩

被違建鑽牆聲搞得很煩的星期一,只能心想:凡事都會有報應的。

再來出賣老公一下。他從不與偶在週末約會,但朋友(尤其高中同學)都約得到他,這樣是不是很過份呢?

報應就是:他臉書會被那支持禍國殃民黨,卻又不敢大聲說出的白爛人洗版。然後,偶還會取笑他,讓他後悔當年竟然浪費時間交那些朋友,不好好愛惜偶,可是他後悔也來不及了。偶已經不想跟他約會了。

那種爛朋友有沒有腦或良心是一回事(當然是沒有),重點是還很孬,都不敢承認自己就愛禍國殃民黨,只會說反正誰都一樣爛(那是你女友選到你,或老婆嫁你時的心聲吧XD)

哈哈哈哈哈哈!

(咦,這篇重點到底是罵誰啊?好像不是偶老公喔?)

2014年10月26日 星期日

懶人廚房習作_葡萄乾玉米片餅乾

幾個星期前突然很想吃手工餅乾,
可是附近的麵包店買不到,
而且近來食安問題嚴重,
也不知道怎麼買才安心。

先上愛吃的詩特莉網站看看吧,噢,他們說材料是進口的。
姑且相信這牌很安全,
問題是,吃一片就要二十幾塊錢,
加上往返台北一趟,兩、三個小時跑不掉,
一想到要為了幾片普通的餅乾砸下不少時間和金錢,就覺得成本太高。

幸好週末妹妹總會來我家,這表示救星來了。
不,不是請她買,是請她做XD
所以在國慶連續假期的第一天,
就在妹妹贊助玉米片及巧手獻藝的情況下
我終於吃到朝思暮想的葡萄乾玉米片餅乾了,
而且製作過程很快喔,我忍不住要大聲唱兒童節目的歌曲:
開心、開心、開心、開心,我真開心~~~




可是才過兩個星期,餅乾癮又發作了。
但,我還是沒辦法去買詩特莉,
更慘的是,這星期妹妹不能來我家,
我只好自己做。
巧手妹雖無法現身相助,所幸我還記得她說的一些訣竅,所以照著食譜重作一次。
咦,製作過程確實只要二十分鐘,剩下的交給烤箱就行。
如果要到台北一趟,二十分鐘應該只夠換掉睡衣,稍微梳妝一下,根本還無法踏出家門。
就算加入清洗器材的時間,嗯,應該還是才剛到捷運站,可能還沒搭上到台北的列車。
所以這種作法簡單的好吃餅乾,真是神的恩典。
後來還拿了一半的份量請老公拿回去阿嬤家給大家吃,
表示我雖無法現身,與大家共度週末夜,
但希望獻上小小的心意,祝大家週末愉快哪~
(順便請大家幫忙分攤一下熱量,ㄎㄎㄎㄎ)

我用的是這份食譜
烤出來的成果還滿好的,
不過因為葡萄乾很甜,所以把90公克的糖改成70公克,
而且因為很懶惰,第二次做的時候就沒有用湯匙壓一下,
這樣要稍微烤久一點,才不會太軟。
大約是以180度烤12分鐘,再用160度烤8到10分鐘。
(其實還是用湯匙稍微壓一下,效果最好。)

唯一的遺憾是,口味很老派的女兒不肯吃啦!
算了,我吃就是了。

做完餅乾的那晚,我就失眠了,
因為,我太想找更多懶人食譜了!

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20140720_給我修正帶

每次拿到出版的譯稿之後,總要鼓起對答案的勇氣,把原稿與成稿多少比對一下。這是很珍貴的學習方式,通常也能獲益良多。

但原本譯對的被改錯了、句子被切斷、刻意避開的西式假中文在成稿中竟然出現……諸如此類的狀況固然看了很洩氣,卻不算少見。這時總會告訴自己木已成舟,繼續看下去吧,成稿肯定還是有值得一看的部分。

不過前幾天拿到的一本成書,實在令人……都不知怎麼形容才好,已經不是不想掛名就能解決了。

那本書內容涉及專業名詞,當初花了非常多的時間查資料,每一個名詞我都能提出如此翻譯的理由。加上出版社找了老師審定,我想最後出版的成果應該不錯,我也非常期待。

但是,我先看到封底寫到了「伊東豐雄」。「豐」?我趕緊翻到內文,果然,當初譯的伊東「豊」雄被改成「豐」。人家Toyo Ito先生說過,希望台灣朋友用「豊」,這一點維基百科也看得到。

然後,我從書末的名詞解釋開始大略看起,發現許多原文不同的詞彙,在中文被改成一樣。

接著,我翻到最前面的緒論。才看第一段,就發現幾乎每一句都被改,我還在納悶到底是我中文出問題還是英文理解有問題時,看到了一個很關鍵的詞:Form Follows Function。這句話太有名了,從我第一次接觸建築書到現在,幾乎每一本相關書籍都會提到,在課堂上不知聽過多少次,甚至連其他領域的書籍也會出現。這就是「形隨機能」,我認為大家都知道。有些人譯為「機能決定形式」之類的,這也沒錯,但還是「形隨機能」最普遍,也最正確。

結果被改成:「形式跟隨功能之後」。

我要怎麼繼續看下去?

通常出版社的贈書,我會拿一部分捐贈出去。這是我第一次想在捐書前,想用修正帶把譯文改回來。至少絕對要改回「形隨機能」。

2014年7月15日 星期二

20140715_對自己好一點

終於,超過12小時沒發燒了。
這幾天就邊生病邊趕稿,剛剛把那篇不算太長的稿子交出去。
接下來,應該可以躺下來休息一下了。

有人說我發燒是因為上星期六跑去逛街。
但我回想起來,逛街不算太累,
我已經完成了99%的家事才敢出門,
回來之後,
竟也還有力氣完成待譯書籍的一個段落,及剩下1%的家事。


真正會累死的,應該是陪著老公小孩回阿嬤家,老公只管玩他的神魔之塔,然後我又得照顧小的,不知道幾點才能回家,別肖想工作,更別肖想休息了。
幸好沒有回去,不然我可能會暴斃。

將近二十年,週六我幾乎沒有跟老公約會過。
因為他都要回去跟家人吃飯玩耍到半夜。
但這是不是「一定」、「必須」的義務呢?
倒也不盡然,因為如果別人約他也是約得出去的,但我就不行。

有小孩之後,會提早一點點回家。
當年還要餵母奶的時候,小孩還小,回去都要一直哭(然後我就一直被唸說不會帶小孩,讓小孩那麼黏。XXX,你們不是帶過一堆小孩嗎?連小嬰兒會認地方這種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嗎?你們想說的,應該只是憑甚麼這個小孩喜歡我這個外人吧?)
我得窩在房間裡憋尿陪小孩,回到家之後我又得趕快擠奶,洗奶瓶和有的沒的,那時每四個小時就得餵奶,所以我週六到週日頂多只能瞇一小時,幾乎是沒得睡的。這樣會有母奶才怪!不是你們講的我不認真吃東西好嗎?過壓力這麼大的生活,有母奶才異常吧。

後來我終於崩潰了,最後乾脆連星期六晚上也保留給自己。
沒辦法,其實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得做一堆家事,然後抱著晚餐在電腦前面工作。
有些人可以為了「工作」、「上班」不做家事,下班後可以休息,但我可沒這福利。
我每次看很多全職媽媽抱怨自己變成假性單親媽媽,我想我也差不多,每次帶小孩去台北大醫院都是我去。只是全職媽媽的睡覺時間,我得拿來工作就是了。

之前曾看到朋友抱怨老公不愛她。
我不知道這種問題該如何解決,
但,我知道我必須對自己好一點,不要指望有誰來愛妳。
不要指望有人會重視妳的獨立、妳的尊嚴、妳的健康、妳的青春、妳的金錢與時間。
不要指望有人會幫妳做家事、聽妳說話,這樣就不會失望。
若有人幫妳,就算撿到的好運吧。
然後,要自己重視自己的工作、健康、時間,
別把自己搞成黃臉婆。
這樣就好了。

我會繼續抽空逛街、繼續努力接案,
總之,邁向中年之際,我會努力對自己更好一點的,呵呵!



2014年6月25日 星期三

20140625_令人火大的臉書,但不是臉書的錯

前幾天終於受不了臉書
倒也不是臉書這家公司又幹了什麼不要臉的事情
只是那則故宮把國寶借給日本展覽的新聞令我火大

這次禍國殃民黨大量放送新聞,靠北日本把故宮博物院的「國立」二字取消
然後就有網友說,其實根本不是那麼回事,人家東京的博物館一直都是有國立二字的.....
接著又有網友貼出之前台灣故宮院長到中國訪問,中國怎麼可能給你「國立」二字,但是禍國殃民黨連個屁都不敢放。
這類訊息害我臉書被洗版,
我超不爽的!
原因並非究竟有沒有「國立」二字,
而是這件事情到底有什麼好講的?
事情很簡單啊:就是台灣借東西給日本,結果兒皇帝怕得罪老闆,因為老闆討厭日本人,
所以就把事情搞得很大,假裝自己也是會靠北。
一句話就可以講完:小夫靠北給胖虎看!
這事情那麼清楚,怎麼還是有人看不懂?

這表示真的很多人很白痴。
讓奴才拿到選票,給禍國殃民黨執政,就是會變成這種局面。

今天兒皇帝的龜孫子又要跟中國討論賣國事宜,還在阿共飯店附近搞戒嚴,實在是可惡啊!


話說回來,我可能交友還算謹慎
多數臉友知道禍國殃民黨很可惡
不像我老公幾個超級白爛的高中同學(這個之後要貼一篇取笑專文)

最後,貼上那每次聽每次掉眼淚的歌曲,
尤其那句「因為我們是,民主的台灣。」~~~>_____<~~~
多期待天光,卻擔心前方是無盡的黑暗。

無論如何,林母就算不能怎樣,也會用力詛咒該死的兒皇帝和其走狗的啦!



2014年6月1日 星期日

20140601_畫錯重點的讀書心得



剛看完《遠山的回音》,超好看der。
胡塞尼能以非常簡白的文字傳達強烈情感,說故事的能力真厲害。
當初英文版剛出時就買了,每天晚上即使疲憊,還是忍不住多看幾頁。
只是後來實在忙到一碰到床單就躺平,最後還是沒看完。
前幾天拿中文版來看,啊,好看哪,咻一下就看完了。

這種好看的書除了感動之外,
還會逼我採取行動,
當然不是那種前去阿富汗進行人道救援的偉大行動,
而是馬上把一些沒讀完的書斷捨離,讓書架挪出更多空間,收藏像《遠山的回音》這種好書。
(咦?這本書明明是跟母親借來的,怎麼跑到我書架上啦?
哎呀反正我媽的書櫃早就滿出來了,不如先借放我這吧,真是孝順的好女兒。)

到底把哪些書斷捨離了?
有一本作者是滿有名的心理學作家,
可是那中文版有夠糟的,
很難設法搞清楚到底在說什麼。
那譯者來頭還頗大,
我邊看邊尖叫,現在是怎樣,
心理學的書都要找各界大頭來胡亂翻譯嗎?
已經很少看到翻譯腔那麼嚴重的中文書了,
搞不好都還譯錯。

另一本則是備受好評的建築評論書,
當然這本書的翻譯行文不會像那本心理學那麼恐怖,
就前面幾頁來說,譯文很順,
但是看到柱式的名稱翻譯方式,
還有style翻譯成「風格」之後,
又覺得很煩不想看了。

其實身為譯者,不應隨便批評別人的翻譯。
算我小心眼又酸葡萄,嫉妒那些譯者有機會譯到好書吧。
既然這種書會激發我負面心態,還是趕快把它們交給有緣人比較好。

以前會覺得應該耐著性子,
盡量抓住文本的整體思想,
才能達成閱讀的目的。
可是,《遠山的回音》提醒我,
這世上還有那~麼多好書與好翻譯,
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當然要先看這些書。

比如狄波頓的新書。
最近出了兩本狄波頓的中文版,
一本是舊作,一本是新書。
他的書向來每一句都值得劃線抄下,
從這兩本書來看,又覺得他越寫越好,不是只會炒冷飯。
至於中譯本讀起來是一種享受,
不僅吸收新思想,
讀著讀著還會自我反省,
瞧瞧人家怎麼譯得那麼好啊!
哎呀好勵志呢是不是?
這本書當然要隨時放在身邊囉。




2014年5月17日 星期六

20140517_那個書衣是幹嘛的


最近麥當勞推出了一個很煩的活動,
就是買快樂兒童餐就送故事書,
對一個不愛看書的社會,這應該沒什麼大不了,
說不定還搞得許多小孩很哀怨,
不過,倒是讓我多吃了幾次快樂兒童餐。
(對,沒讓小孩吃麥當勞,我自己犧牲就好)

為什麼想要那個贈品故事書呢?
上書店買不是更方便嗎?

其實是因為,麥當勞送的不是我最想買的書,是平裝口袋本,那是書店沒賣的。
女兒一直喜歡幾本海綿寶寶的口袋書,
我猜測不是因為海綿寶寶內容特別好看,只是大小很適合她拿。
媽媽的如意算盤是,麥當勞送的書內容精緻多了,而且是口袋本,說不定能取代醜陋又俗氣的海綿寶寶。
很遺憾地,小孩就是叛逆,這幾本書還是沒能讓她冷落海綿寶寶XDXD
不過她也算疼愛這幾本麥當勞故事書啦,口袋尺寸讓她方便拿取,深知這是專屬於她的東西。

說到童書的大小裝訂,
又要發洩一下不滿了。
為什麼有人要幫精裝圖畫書搞出「書衣」和「書腰」咧?
我超討厭有書衣和書腰的圖畫書。

先說書衣。就一般書籍而言,有些書衣是和封面不同,長得比較漂亮,而為平裝書多穿一件衣服,也算是有保護作用。
但是精裝圖畫書搞什麼書衣啊?
明明就和封面長一樣,又沒有精裝封面堅固耐用。
書腰更是莫名其妙,
不管是大人書或小孩書,
我都覺得書腰是個要丟掉的東西。
而且書腰雖不重要,但若是破損,卻有傷賣相。

另外,我雖喜歡平裝書,但精裝書好像還是有其必要。
我以前都不懂為什麼出版社不太出平裝圖畫書,
難道只是利潤考量嗎?
對讀者來說,精裝書有什麼好處?
現在發現,精裝書的確有好處。
平裝書對小小孩來說,比較容易破損。
內頁破損用膠帶黏一黏還可撐一段時間,
但封面凹折,整本書(尤其圖畫書)好像就....怪怪了,甚至會整本散掉。

所以身為一個使用者,我支持圖畫書要精裝。
且不要有書衣、書腰這種東西,
因為它只是多砍樹,
還要浪費媽媽寶貴的時間,傷腦筋該怎麼處理這棘手的書衣,實在很討厭。

是說,上週麥當勞的其中一本故事書我沒收集到,
這週我又還沒去吃,兩本都還沒收集。
一想到還要去吃快樂兒童餐,就覺得...好累啊~~


2014年5月16日 星期五

20140516_學不會/變不出新把戲?

寫一下最近有點遺憾的事情。
友人介紹新客戶,對方不久就寄待譯稿件過來,
交稿時間可商量,稿酬也不錯,應該是平時譯書的兩三倍。

那是偏法律的題材,內容不算太難,
不像一般法條那麼拗口,
文件中個別的專業用語或許也查得到,
但主要問題在於,
抓不抓得住整份文件的文風與脈絡?
那是要花點時間研究、學習的。

偏偏我現在就是沒有完整的時間。
或許查了其中一個片段,解決了幾個小問題,之後就得處理家務。
等有時間回來再看解決到一半的問題時,已經接近午夜。
精疲力竭不說,且文字這種東西往往得一氣呵成,中斷了之後就得從頭來過。
事倍功半哪!

拒絕了人家幾次之後,最後也只能說和這客戶沒有緣份。


又想到年初譯了一本建築書,
雖然查資料查得很辛苦,
但好歹還知道去哪裡查,哪些譯法可參考,哪些不行。
反正,每個譯法都經查證與思考,譯完心中也覺得踏實。

雖然每本書的門檻有高有低,
但至少以前累積下來的一點點經驗,
有助於拿到書稿時,看出這門檻跨不跨得過去,及該如何跨過去。
實在慶幸當年遇過貴人,讓我有機會早早下功夫研究。

這次會覺得遺憾,並非因為錯過了這個客戶。
幾年前,我很可能會接這種內容較不熟悉,但也不全然是高度技術性的案件,並趁機把這些有門檻的東西搞清楚。
只可惜現在沒時間好好去學一件全新的東西——這才是遺憾的地方。





2014年5月8日 星期四

20140508_養兒方知???




我很不欣賞「養兒方知父母恩」這句話。
首先,父母很偉大是沒錯,可是為什麼一定要養小孩才知道父母的偉大?
難道一個人沒生過小孩,就不能了解父母的辛苦嗎?
這也就算了,這句話其實是在說:林北或林母對你這臭小孩很有恩。

是嗎?你真的對他或她那~麼有恩?

是啦,小孩很麻煩啦,
害媽媽不能專心工作,
也幾乎斷了所有社交活動。
不過,在有小孩之前,
也是會有人要我們犧牲這個犧牲那個。
職場上不就是如此,很多老闆和同事很賤,這點大家有共識,在此不贅述。

但是回到家裡咧?
難道就不會要妳犧牲嗎?
家裏不該是避風港嗎,
但人妻或媳婦往往也是要犧牲時間、工作、睡眠,
來成全一些傳統觀念上有的沒的事。
可是,有人同情過人妻或媳婦嗎?

相較之下,
小孩雖然讓我無法和以前一樣,
有那麼多時間與資源投入工作或嗜好,
但是!!!
她、愛、我!
請問一下,老闆或同事或朋友或甚至其他家人會那麼愛你嗎?

我真真切切感受到她喜歡我陪伴,
我的存在對可愛的小生命來說很有價值。
那種被需要的感覺,豈不是一種很大的慰藉?
再說,小孩長大得很快,之後他會有自己的人生,就不那麼需要父母了,
那時,父母也不會有這種慰藉了。


「養兒方之父母恩」這句話很賤,
因為說話的人只看到自己對小孩的恩,
卻忽略小孩對你的情感與回饋。
而說這話的人有看到老婆或老公對你的付出嗎?有感恩過嗎?

結論就是:這句話是個不懂感恩的人說的。矯情。

2014年5月7日 星期三

20140507_那神奇的產銷履歷小貼紙


比起全X,我還是比較喜歡去菜市場買菜。
菜市場通常比較便宜、新鮮、好吃,又不用一次買一整盒或一整包。
況且全X沒事就被驗出農藥超標,想想也是挺可怕。
(其實菜市場或許只是沒人去驗,不然說不定也是超標。)

最近全X也走什麼有機路線,一堆有機地瓜、蔬菜,許多生鮮產品都有產銷履歷。
先不論這些作法能保障多少食品安全,但包裝上如果印了農民頭像和姓名的產銷履歷,老實說,還真能營造出直接跟農夫買的錯覺。
昨天就是這在幻象中,買了一盒小黃瓜。
瞧瞧盒子上頭髮凌亂的歐吉桑,
就覺得這一定是樸實的農民辛苦耕種的成果。

最近失去煮飯動力,菜色當然是越簡單越好,例如涼拌小黃瓜。
小黃瓜切段、拌入鹽、糖和些許蒜末。家有小孩,所以不加辣椒。至於香油,根本忘了加。醋呢,反正家裡存貨不夠,乾脆用新鮮檸檬汁代替。全部加到碗裡,放入冰箱就行了。

其實一開始只準備一小段給小孩。
她沒吃過,最初也是不肯吃,後來告訴她,裡面有她前幾天要求「試試看嘛」的檸檬,她就吃了一口,隨後越吃越多。真沒想到最近不愛吃青菜的她,竟對涼拌小黃瓜接受度這麼高。就這樣,原本不吃飯的小丫頭,在小黃瓜的引誘下幾乎把整碗飯吃完了。

感謝那個包裝上的李姓農人,種出如水果般又脆又甜的小黃瓜,讓我又順利度過一次餵食考驗。







2014年5月6日 星期二

20140506_我太佩服每天都寫文的人了

請問誰有辦法每天都幫跑來跑去的小麋鹿綁頭髮?


比如人類圖的每日氣象報告。
除了週末之外,人類圖網站每天貼一篇激勵人心的溫暖文字。
這實在太神奇了,我都不見得會每天造訪那網站了,更何況人類圖是每天每天每天地寫,且不像星座運勢用機器人寫。超強,連病假都不用請耶?

就算無法天天從人類圖中獲得激勵,但是,人類圖的毅力怎不教人佩服?
畢竟,像我這種對社會有巨大不滿的人,也無法每天種出一朵大腸花。


2014年1月25日 星期六

20140125_本週廚房習作

南瓜泥稀飯、炒扁蒲、香菜肉餅,啊嘛!


去年底才說要來個每週廚房習作,卻因食指韌帶受傷而被迫中斷。
然而前幾天在菜市場遇到漂亮的香菜,一大把才十塊錢,加上老闆強迫推銷兩把,我不想讓兩大把香菜直接從冰箱移到垃圾桶,所以就來廚房習作一下吧。

最近是香菜產季,Carol的部落格推出看起來美味又簡單的香菜肉餅食譜,我決定試做。(她的香菜保存方式非常有用!)
這道菜看似簡單,但我還是失敗了,沒能做出圓圓的餅狀,都散開了。
應該是因為水分太多(我的絞肉應該只用了食譜的三分之一,但還是用了全蛋),不過吃起來倒還可以。
剛起鍋時,給從未嚐過香菜的女兒吃了一口,原本擔心她會排斥味道這麼重的東西,但她不會。
等我吃在晚餐時,她竟然指著我的盤子,搶食香菜肉餅。
輪到她自己吃時,她好幾次指著香菜肉餅大喊「啊嘛」,這可是她第一次這麼積極吃我做的菜。
連續幾餐都讓她配香菜肉餅,向來懶得自己吃的她竟一口接一口。每回她快對稀飯沒興趣時,只要說:「來,還有肉喔」,又可以再多哄幾口。

這是一道充滿意外的菜。
以為應該不難做,沒想到味道對了,問題竟出在做不成餅狀。
原本這是要給連續出差一週,中間回台一下的老公吃的晚餐,卻因他班機延誤而錯過。
前陣子胃口差到令我煩惱的小丫頭,對新菜色竟一口接一口。
她其實還沒辦法咬那麼一大塊肉餅,所以碎裂的失敗品對她來說反而剛好。

我常常想,時間根本不夠用,要用在刀口上才行。
這次廚房習作,我覺得時間花得很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