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3年8月2日 星期五

20130802_期待,雨



女兒送到托育中心後,這是第一週每天都待到下午才接回家。
之前幾乎只去個半天,甚至因為學校爆發腸病毒停課一週。

身邊總有些人聽到我把女兒送去托育時,就皺起眉頭,
覺得我是個狠心的媽,竟把這麼小的孩子丟出去。

其實我當然捨不得,畢竟這一年來,我是自己帶孩子。當然我很幸運,有個很好的媽媽不辭勞苦,幾乎天天來幫忙,幫我爭取一段時間留給自己。
但,媽每天往返的車程差不多要兩小時,加上酷暑難耐,我怎麼能讓自己的媽媽累垮?
而我平日除了扛起所有家務,還要抽時間工作,體力快不支了,這樣照顧孩子的品質怎麼會好?
送到托育中心,似乎是唯一的辦法。

很期盼女兒能快快樂樂,適應新生活。
但我還是對未來沒什麼信心。
因為我知道,女兒送到托育中心之後,我會被要求負擔更重的角色。

我到底有什麼角色要扮演?
首先,我是母親。我必須設法多陪陪孩子,每天要專心陪他一段時間,那段時間是只屬於她的,我不會一邊上網、看電視、講電話。
我也得多做些營養的食物,好讓她健健康康。
當然,家裏要盡量保持乾淨,以免小孩生病。

另外,我是譯者。
這一年多來,我很少有自己的時間好好專心,因此常常事倍功半,得花加倍的時間處理一段文字,問題是時間很少,於是只能犧牲睡眠趕稿,也盡量不接新案子。屢屢把稿件往外推的結果,當然就是快斷糧了。目前是我從業以來,訂單能見度最低的一刻。
當個譯者沒什麼了不起,錢很少,且誰知道翻譯這一行還能撐多久?
但真的可以輕易捨棄這份工作嗎?
以後怎麼辦?要去7-11站收銀機前面,設法搞清楚買這個東西要給幾張貼紙?
工作向來就不只是賺錢,而是與自我價值有關。

再來,我是人妻,因此也是媳婦。
這是最大的壓力源。
雖然現代人說,家事本來就該夫妻共同分擔,我老公也是願意做家事的人,但他在家的時間就是那麼短,回到家也累到不想動,難道我就放任家事不管嗎?
前天晚上忙東忙西,切完水果、做完果泥、洗好碗倒完廚餘,想說孩子還沒要睡,能不能請老公顧一下孩子,讓我有半個小時,把當日工作進度收尾。
結果老公說,小孩都送到托育中心了,我怎麼還是沒時間?
我根本不想解釋。
其實時間就和金錢一樣是會消耗掉的,甚至是更珍貴的有限資源,因為錢可以想辦法再賺,但時間用掉了就是用掉了,不會再多。
如果我今天多做了某件事,去了哪裡玩,那麼能做別的事的時間,當然就少了。

再說到媳婦的角色。
只以一個例子來說明苦處。
婚前就知道星期六晚上是絕不可能約會的。那是老公家人要聚在一起吃飯的時段。
我曾經星期六晚上跟朋友有約,然後被問「為什麼約星期六晚上?」
而交往十幾年,結婚四年多以來,和老公在星期六晚上出去的只有兩次,一次去日月潭,一次去慕尼黑。也許還有些我忘了,但我對天發誓,這將近二十年來,兩人獨處的週六晚上不超過五次。
在星期六出去,老公一定要跟家人聚在一起的,除非是他朋友約他。我是約不到他的。
以前也是盡量配合「家規」,當個好媳婦,每週六就回去吃飯,即使工作進度不理想,也是把工作帶回去做。我曾經挺著大肚子,把小板凳當椅子,椅子當桌子,身體呈S型趕稿。
我想,我真的很努力了。
但我現在真的沒有時間,不能再時時配合下去了。
媽媽幫我爭取到一點「時間餘額」,我不能又在星期六晚上揮霍掉。
如果這樣是壞媳婦,好吧,我放棄了。我還有更要緊的事情,管不了那麼多。

我還有個角色,一個我真的顧不到的角色:
我也是別人的女兒。

而現在八月了,今年和朋友出去的次數:兩次。
一次在元旦假期。一次七月六日。

既然沒空,為什麼還要寫這?
因為好希望這篇是一場大雨,
就算雨水不能帶來契機,
也希望能沖刷去累積的鬱悶與壓力與錯誤與數不盡的煩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