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3年4月9日 星期二

20130408_讀小書計畫_30街的兩匹斑馬


30街的兩匹斑馬》是衍生自一則真實新聞:加薩走廊有家私人動物園的裡明星斑馬,受到戰亂波及,缺糧餓死。動物園長不忍孩子們失望,於是弄來兩頭白驢,用染髮劑把牠們改造成斑馬。大家明知這斑馬是山寨版,卻依然覺得開心。
       
接下來,小說開始:一名記者詹姆斯大受感動,要協助動物園園長馬哈茂德前往美國募款。他寫下關於動物園的報導,這篇報導打動了一個想寫小說送給心上人的企業顧問。這個企業顧問的心上人是個畫家,她的畫感動了一個DJ,而這個DJ,又是記者愛慕的女人。
人物的關係其實並不複雜,故事主軸就是這四名男女如何成為兩對戀人,還有動物園園長在國外的經歷。

這書似乎想給人幸福美滿的感受,封底條碼上寫的建議書區是「勵志小說」。
可惜讀完之後,卻覺得有點空虛,最棒的部分是一開始的新聞,小說本身卻太單薄,情節有點牽強。就連四名男女之間的關係與巧合,我相信許多人在臉書上一定遇過更奇妙的連結。而人物的描寫與發展上,好像也不夠精彩。

不過,這本書倒也不討人厭,畢竟她穿著漂亮的黃色書衣,上面有可愛的圖,頗為精巧。此外,書末褚士瑩的推薦文很不賴。我尤其喜歡這一段他給朋友猜的謎:

……我曾翻譯過《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周刊裡一則名人訃聞,讓身邊的朋友猜猜看死者是誰。這位死者的妻子說,她丈夫是顧家的好男人,會帶孩子們去海邊,讓他們在星空下夜宿露營 。喜歡向日葵,愛吃加了蜂蜜的優格,每天早上收聽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海外電台廣播,禮拜五還喜歡騎著白馬,跟朋友一起去打獵。

我的朋友中,沒有任何一個猜中,這個死者正是賓拉登。

這一段話的確讓我反省,自己對於遠方的人事物多麼無知。即使一再提醒自己不能盡信媒體報導,但媒體早就形塑了我對世界的認知。其實,我根本不知道戰火下的人究竟是怎麼生活的。除了「悲慘」之外,還能不能有其他形容詞?

若扣掉出版緣起和後面的推薦文之類的,本書才短短150頁,很快可以讀完,絕對符合「小書」標準。而小說後面的三篇推薦文與解說,讀完就值回票價了。

2013年4月7日 星期日

20130406_讀小書計畫

這幾個月來,閱讀量驟減,原因並非不買書或不想看,只是面臨了無暇讀書的窘境。
書架上好幾本想看的書,往往篇幅長而看不完,只好暫時擱下。
但我的生活圈本來就小,現在為了照顧孩子又不能出門見朋友,如果連閱讀都放棄,恐怕我的世界會越來越小,生活越來越灰暗。

之前就想改變這狀況,而我本來的作法是,改從網路上看報章雜誌,因為篇幅比較短。
但這類讀物偏重資訊傳遞,有些資訊其實不知道也沒關係,但比較嚴重的是,有許多報導寫得亂七八糟、不知所云。
比如號稱全國發行量最大的財經週刊,實在把我搞得很火大。
本以為人家發行量大,我好歹也要知道一下時事或趨勢話題,卻發現該週刊的文章普遍空洞,資訊不太可信(如果有資訊的話)。
但如果有幾個朋友在臉書上同時轉貼該週刊某文章的連結,我往往會因為這是看似聰明的朋友轉貼的,而好奇點進去看一下,結果不看還好,看了之後我連朋友的智商都開始懷疑了。
該週刊常常找一大堆大人物來寫東西,這些人應該很有錢才對,但不知道為什麼還要騙稿費。
比如之前有一篇是在說隨處可見手工果醬和設計家具的國家,是不可能出現能和三星競爭的企業。人才早就不留在台灣,但作者又說他退休後還是想待在台灣。最後呢,作者又說希望台灣能和瑞士一樣有傲人的金融業之類的。
這篇我至少看到五個朋友轉貼,但我看了以後真的很幹。先不管作者的視野是不是很狹隘,立場是不是與我對立,但我整篇看下來真的不曉得他到底要講什麼。這不是一篇文章嗎?怎麼連寫文章最基本的概念都沒有?每個段落都在跳tone,結論到底又是什麼?我看了之後除了幹之外,就是懊惱自己幹麼手賤去點連結啊,浪費時間。
這兩天又看到幾個人轉貼說台灣現在很沒希望,但也不用絕望,因為以後可以交給年輕人接棒,到時候現在的問題或許能迎刃而解。
這又是什麼鬼?無論是批評或解答都是胡說八道,毫無邏輯。
我不知道打嘴砲的中年男子寫的文章到底有什麼好看,所以這週刊被我視為穢物了。

這當然是比較極端的例子,但其實要從雜誌裡找出讀完會覺得有收穫的東西,仍需要花點時間,最後發現,其實讀雜誌也不太省時。

所以,還是讀書吧。

現在的我就像剛剛開始閱讀文字的學童,需要讀完一本書的成就感。
因此,我要開始找小書來讀,最好一個星期就能讀完(如果是以前,大概一天就可以讀完)。
而我這陣子的確讀到一些還不錯的小書。
我想,讀完後就在這寫下短短的筆記,像貼一張乖寶寶貼紙那樣。
這是目前的計畫,希望有恆心地實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