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2年2月28日 星期二

20120227

手工業者百百種,
不是每一種做起來都和休閒時戳羊毛氈一樣好玩。
前陣子讀了一本建築書,但是沒有讀完就放棄中譯本,直接上Amazon買英文本。
我絕非崇洋媚外,認為中譯本價值比不上原文。我喜歡繁體中譯本,因好的譯文是經過譯者與編輯嚴謹地多次消化、理解,但自己直接讀原文時,卻很可能在貪快之下不慎誤讀,那多麼可惜。
願意大方承認這一點,是因為自己是譯者,雖遇過譯文被完全改錯的鳥事,但多一點「自知之明」,本來就是一種專業態度。

只可惜這次那本書的中譯本真是傷我心。
這本書滿是註解,我一度以為編者譯者這麼認真,精神可嘉。
但不願再容忍這中譯本,正是因為註解一再出包,讓人連帶質疑中譯文可信度。

第一次被註解擺一道,是註解提到 Eero Saarinen 是「荷蘭」建築師。讀到此先是嚇了一大跳,因為一直認為他是「芬蘭」建築師,莫非我以前都譯錯?一查,果然是註解出包。
第二次則文中提到一名安東尼.布朗的建築師,註解說他是「超現實畫家」,還附上人家的出生年一九四六年。於是我以為在建築書裡面遇見了從小就很愛的童書作者,而且這人竟然還當過建築師呢!我原本愛讀童書,這幾年才將閱讀重心轉換到建築領域,看到這個註解,深感他鄉遇故知的喜悅。文中還提到他網站上有早年的建築繪圖,興奮的我趕緊上網,沒想到,怎麼就是找不到他讀過建築的相關資料。後來才發現,又是註解搞的鬼,因為正文提到的應該是建築師A.J. Browne,害我空歡喜一場。

實在不知道這些錯誤的註解是哪裡來的,原書沒有這些註解,應是中譯本出問題。但是錯譯者還是編輯?只知道這譯文是大陸授權,拿簡體版來編輯的,到底是簡體或繁體中譯本出錯,不得而知。

*****
這幾天要開始校對一本書。
在翻譯過程中,這是辛苦卻又草率不得的一環。這本書已有簡體版,我會對照簡體版,並告訴自己一定要做得比簡體版好。一定要。
其實,簡體版不是沒有問題的,裡面許多日裔或華裔設計師的姓名都沒有正確譯出,甚至將某位新加坡攝影師的姓氏Lim,譯成「里姆」(囧)。雖然網路上找不到這攝影師的名字,但寫信去問他本人很可能獲得正確答案。事實證明,這位攝影師是會回信的。至於在翻日本人名字之前,不管懂不懂日文,都要知道日文是很多同音異體字。譯名最好要丟回日文google,確認無誤。
這本書是在介紹設計師的,如果在這網路時代連名字都譯錯,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只是,簡體書便宜是事實。我實在不知道讀者是否在意中譯文品質,或價錢與出書速度才是首要考量?
我更不知道如果繁體與簡體譯本放在一起時,讀者會不會和買衣服一樣,衝著「MIT」,而去支持較貴的繁體版,鼓勵這些沒有便宜行事的台灣編輯與出版社?唉我想太多了,應該是不會(囧)。

*****
翻譯是手工業。
有時讀到匠心獨具的譯法,就像發現生活中的小驚喜一樣。
前幾天在看彭蒙惠英語,裡面提到一句Brim咖啡的行銷口號:Fill it to the rim with Brim.
通常英語學習雜誌的譯文因為需求特殊,因此翻譯策略會和一般書籍不同。
然而這裡的中譯文是:「滿滿一杯,滿溢咖啡」,我覺得很棒,兼顧意義與押韻趣味。在這種地方看到這樣別出心裁的文字,不是很值得開心嗎?
這一篇有刊出譯者姓名,如果沒有認錯人的話,與他合作過的編輯都說讚。Alain de Botton近年新書的中譯本,都出自這個強者之手。他有辦法把很複雜、很炫學的東西整理成清楚流暢的中文,厲害!

只是在這大環境下,手工業者該如何生存?我現在想到的辦法,就是不要去思考答案,ㄎㄎㄎ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