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1年10月4日 星期二

20111003_吃東西比買東西好玩的香港行

上週五去了香港一趟。
大家都說去香港是購物天堂,我那貴婦妹妹也是每回買一堆東西回來,似乎逛街逛得很開心。不過我覺得沒什麼好買,倒是東西還不錯吃,就流水帳地記錄一下好了。
照片很少,都隨便亂拍,反正網路上有很多圖文俱佳的介紹,我就當個懶人吧。

第一天:(下午)Pacific Coffee;(晚)旺角的樂園牛丸大王、路邊攤魚蛋、大良八記

Pacific Coffee
第一天中午抵達香港,剛下飛機時並不餓,沒在機場吃點什麼,就直接搭上S1巴士前往東薈城。下午來到購物中心的咖啡連鎖店Pacific Coffee,這家店有電腦供免費上網。偷看到別桌吃的巧克力蛋糕,看起來還不賴,但因為正餐不想吃甜點,所以吃三明治配熱拿鐵,換算大概要兩百多台幣。其實也沒什麼好哀怨的,連鎖咖啡店的東西本來就比較貴。



九龍旺角花園街11號
中午吃得算是克難,但是沒關係,重點是市區的晚餐。傍晚到了位於佐敦站的恆豐酒店check in後,即前往旺角吃東西,我們此趟旅程的目標為平民美食,而不是星級餐廳。首先來到「樂園牛丸大王」,我們在什麼花園街吃的,但其實不只這一家,我們在第三天早上在附近閒逛時,又發現另一家分店。我吃魚丸湯河粉,我老公吃的是招牌河粉之類的,配著四種丸子,包括牛丸魚丸等等。另外,加個七、八塊可加點飲料和燙青菜,非常划算。這家很好吃喔,湯裡還有加韭菜和油蔥,很合我們的「台胃」。晚上用餐尖峰時間一位難求,但是和許多店家一樣,他們看到你在門口,就會馬上幫忙喬出位子,招呼你入座。




大良八記的楊枝甘露


吃完之後,我老公在路邊買了咖哩魚蛋和香辣魚蛋,很Q很入味。之後去「大良八記」吃甜品,我已經搞不清楚我們是在通菜街還是西洋菜街的分店了,總之也是一家連鎖店,以各式各樣的糊馳名,我老公就是吃杏仁糊。但我沒吃甜糊,而是「楊枝甘露」,就是芒果、葡萄柚、西米露混合的甜湯。之前曾看過蔡珠兒寫過這一道甜品,令我嚮往多年,這回總算親口品嚐,真開心。它其實不會太甜,還不賴。但因為我是螞蟻一族,所以再甜一點、再濃一點,我也可接受的。




第二天:(早)澳洲牛奶公司、(午)蓮香樓、(晚)澳洲茶餐廳

澳洲牛奶公司
早餐打算在義順或澳洲牛奶公司選一家,這兩家在地圖上都離飯店很近。我們先逛到澳洲牛奶公司,所以決定吃這家。我吃的是燉奶,這是之前沒吃過的東西,感覺像奶酪,但較為紮實,更像甜的茶碗蒸。這樣形容得好像怪怪的,但其實不錯,值得一試。我老公吃早餐套餐:煎雙蛋、牛油三明治、火腿通心粉湯、咖啡,很豐盛吧!但是我好怕他的咖啡喔,不知道味道為什麼那麼奇怪,感覺不是一般的咖啡豆,也不像三合一,總之喝一口就嚇到了,滿不習慣的。我想應該是鴛鴦奶茶卻少了奶茶,雖然鴛鴦是不錯喝,但少了奶茶真的很怪!

中午從太平山下來,原本要去九記牛腩,但途中先遇到大名鼎鼎的蓮香樓,所以就先來這裡。我不喜歡這裡位子要搶、食物要搶,且環境也不算乾淨,渡假何必這麼狼狽?如果說這是「正統香港味」,那表示香港應該到處都有這樣的餐廳,不必特地跑這一家。至於餐點嘛,就搶到的幾籠來說也還好而已,我不懂為什麼魚丸類的東西裡頭還有刺?蘿蔔糕呢,只比美而美的好一點,令我相當驚訝,連Costco賣的都還比較好吃。唯有蓮蓉包不錯吃,像是把一大個月餅換成包子皮,裡頭還有蛋黃。吃得不開心,自然也沒照相了。後來經過九記牛腩,當天沒有開,但附近有好多歪國人酒吧,搞不好去吃炸魚還滿足些。下午行經中環一帶,路上滿滿的外勞在野餐,就連他們帶的餐盒也讓我覺得還不賴。唉,中午真是吃得心靈非常空虛啊!只是如果沒有進去,也不知道自己犯下大錯吧。

下午逛IFC mall,在Pret a Manger坐一下,這是一家很安全的連鎖咖啡店,和Pacific Coffee一樣。在英國就去過幾次,但這回已累到沒力氣拍照了。

鴻福堂蘋果雪梨無花果茶

回飯店休息途中,買了我妹推薦的美心西點杏仁條,三包還打八折,所以原味、檸檬和巧克力口味都選到了,現在已經吃了前兩種,香香酥酥真好吃。美心西點到處都有,還有賣蛋捲,應該也很美味,愛吃零食的人不能錯過。另外,我妹還推薦鴻福堂涼茶,這在佐敦地鐵站就有。我沒看到涼茶,於是隨便選了蘋果雪梨無花果茶。裡面果肉很多,沈澱下來大概快半瓶了,這表示沒有起雲劑吧,非常好!喝了一口,發現喝起來好舒服,明明有加冰糖,但不覺得甜,也不會反酸。一瓶只有和每朝健康一樣大而已,但這二十港元非常值得。



尖沙咀的澳門茶餐廳
晚上到了尖沙咀的澳門茶餐廳,我們排隊排了一下下。斜對面也有一間,雖然外頭看起來較小,但其實是同一家,應該選不用排隊的就行了。豬扒包是一定要點的,麵包外皮炸得酥脆,配上鹹鹹的肉片,果然好吃。此外還點了招牌撈麵,它的咖哩很香,有點辣辣的,牛肉也沒有騷味,還不錯,就是稍鹹了點。另外點了一盤燙油菜,非常鹹,看來這家餐廳口味相當重啊!






第三天:(早)富記粥品、(午)糖朝、(下午)義順牛奶公司

富記的皮蛋瘦肉粥
最後一天早上還是到旺角去,目的地是富記粥品。店面小小的,沒多少位子。我點了皮蛋瘦肉粥,老公點豬肝牛肉粥。香港餐廳上菜都好快,沒多久熱騰騰粥就端上來了。雖然皮蛋瘦肉粥算很常吃,但到了這裡絕對值得再吃一遍。他家的皮蛋內心黃黃的,沒看過這種。至於瘦肉也是整片的,吃起來很嫩。我老公的粥用的高湯顯然和我不同,也相當好吃。一碗美味的熱粥,可以好好照顧心與胃。




至於中午則是來到海港城旁邊的糖朝。這家台灣也有分店,大家都熟悉,東西滿好吃的。幸好有來這裡,不然我這趟就沒吃到像樣的港式點心了。


義順牛奶公司
下午,老公想吃波羅油。路上竟然沒什麼波羅油專賣店,但我們還是去了義順牛奶公司吃點東西。我吃雙皮燉奶,很好吃喔!非常香濃之外,這才知道什麼叫做入口即化。真的,感覺就像吃棉花糖,但是因為是全脂牛奶做的,所以比較有飽足感,又不那麼甜膩。看到菜單上的早餐套餐菜色,比澳洲牛奶公司便宜又份量多,加上燉奶又比較好吃,所以我比較喜歡這家,幸好在離港前有吃到。



這三天走到鐵腿,幸好有美食相伴。或者說,雖然吃了很多,但因為能不停地走路,所以體重應該不會比過年悽慘。難怪吃與逛街是好朋友!

2011年9月6日 星期二

20110905_一間奇怪的超讚咖啡店

今年夏天滿常往咖啡店跑的,有幾家雖然幾乎沒去拜訪,但那幾家在我心中永遠佔有獨特的地位。其中一家是台北的芭蕾,另外一家是台中東海附近的fish cafe。
我去年辭去工作、搬到台中前,我老公一直住在東海大學附近。而我剛離開出版社的那年初夏,曾去台中找他。一天晚上,我們在東海夜市閒逛,看到這家小小的fish cafe。瞧它門口掛著拿鐵一杯60元的帆布,我一開始還提不起勁,以為是很普通的拿鐵咖啡,萬一不幸的話,搞不好只是XX度C的等級而已,喝了徒增懊悔。但又納悶,為什麼這家小咖啡店還有精品豆子呢?當時我的咖啡癮發作,於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到店裡去喝一杯。

這咖啡驚為天人。我完全沒想到,60元可以讓人如此享受。我老公喝了單品,也讚不絕口。
fish cafe成了我們最喜歡的咖啡店,我每回到台中就一定要去。雖然店面小小的,但是音樂從來不出錯,在那邊喝咖啡真的很舒服。

我們經常買豆子回家,有很長一段時間,只買他家的豆子。我們也會買掛耳包,fish的掛耳包很重量級,而且一包才20元(現在有稍稍調漲)。
我在投顧公司上班時,常常會喝一杯fish的掛耳包,用一杯好喝的咖啡來調整心情。有一次我在泡咖啡時,就有人嚷道:誰的喝咖啡好香喔。而這咖啡也一直提醒我,再撐一段時間,我就要到台中去生活。
我老公自己住在台中時,也會在下班後,到fish cafe喝一個晚上的單品、跟老闆和一些熟客聊天、聽音樂。我們財力並不雄厚,是那個文青老闆很大方,喝一整個晚上也是一杯的價格。
喝過這邊的單品之後,就會相信咖啡是一種水果、黑咖啡竟然那麼順口,而且不必花大錢。
喝著喝著,會覺得老闆對品質的堅持,真令人感動!

在fish cafe也遇到許多驚喜。
比如有一回,我們晚上八點多快九點才到店裡,老闆就神祕兮兮地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然後就給我們喝一種神祕的咖啡。
我無法形容那咖啡的滋味,只記得好喝極了,好順口,害我嚴重懷疑我老公煮咖啡的功力很差,沒辦法煮出這麼好的咖啡。
喝完之後,客人們問老闆這是什麼咖啡,老闆說,你們要說好喝之後才要透露。大家都說好喝啊。老闆就說:Geisha。然後眾人就「WOW」,只有孤陋寡聞的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回家一查,竟是得獎連連的豆子,而價格將近是我們平常買的豆子的十倍。天啊!我中樂透了。

又有一次,老闆請我們喝君橙咖啡。我早就想喝君橙很久了,每次去芭蕾都想點卻沒點。誰知道fish也有君橙啊?老闆好像對自己做的君橙很不滿意,我不知道哪裡不好,只覺得明明就滿好喝呀。

但老闆常請我們的另一個東西,恐怕是閉門羹。
我們實在搞不清楚他的營業時間,常常去那邊都沒開。一開始擔心是不是倒了,但器材又都還在。過幾天再去碰碰運氣,又看到中午就開了,很奇怪。
由於文青老闆經常這樣店面要開不開的,人大方,咖啡又好,害我們猜想他根本是中了好幾億的頭彩得主。我們曾私下稱之為「樂透咖啡」。例句:「今晚要不要去樂透咖啡啊?」其實人家是賣豆子為主的啦。

好東西是不會寂寞的,Fish獲得了很多人肯定,訂豆子的人很多。現在每次去Fish,小店面總是客滿。前幾天去,只看到櫃台前的掛耳包堆成了小山,原來有公司跟老闆訂了中秋節禮盒。

雖然要搬離台中了,我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再去Fish cafe。幸好他家有在網路上賣豆子,還是可以喝到這充滿美好回憶的咖啡~

2011年6月18日 星期六

20110618_算命老師的話術?

我有個大我不到幾歲的表姐,是個非常優秀的女強人。
她聰明伶俐,非常理性,但是絕不會盛氣凌人,說起話來反而輕輕柔柔,人又體貼。
她年紀輕輕就當外商資訊公司主管,
後來又自立門戶,生意做得有聲有色。

約莫兩年前吧,表姐說她和表姊夫都改名了。
我聽了很訝異,很好奇是什麼樣的算命師,能說動我這理性的表姐。
更何況,表姐那麼優秀,在職場闖蕩多年,應該什麼都沒在怕的吧,那還有什麼理由要改名呢?


原來姓名學老師說她的名字,會對先生和孩子有不好的影響。
後來算命老師又說,她開的公司名稱不甚理想。不過,因為這不牽扯到家庭,姊姊認為公司名都用了那麼久了,就不改了。

我常常在想,如果要去當算命老師,除了有因緣之外,是不是也要學「話術」?
如果你面對了一個好像什麼都不缺的優秀女性時,跟她說不改名會怎樣怎樣,恐怕她也不會害怕,畢竟都好端端活那麼多年了。就算不是像表姐那麼優秀,可能也會覺得,反正就聽天由命吧,沒什麼好改的。
但是如果用先生、孩子來打動她,這樣她就很快會把幾十幾年的名字改掉了。


這恐怕是所有已婚女性的共通點,但我不知道是不是能說是「弱點」。

2011年6月4日 星期六

20110604


前幾天在TED看到Thomas Heatherwick的短片。
他是誰?
他是英國Heatherwick工作室的創辦人,這家工作室的作品範圍甚廣,從手提包到發電廠都包括在內。
而我們比較熟知的,應該是去年上海世博會英國館「種子聖殿」。
上面的影片簡單講述了種子聖殿的概念與靈感來源,很有意思。
但是講者在談種子聖殿之前,先介紹他們工作室的其他案件。其中一件是位於倫敦的捲橋。
大家都知道,倫敦天橋在船隻通過時會打開,很多河流也都採取這種作法。
但Heatherwick認為那樣很醜,很像骨折,所以他讓橋捲起來,這樣自然多了。
之前還在書上看到,原本這座橋只在船隻通過時會捲起,但為了避免專程到此地賞橋的遊客敗興而歸,所以每週五中午,這座橋都會表演捲起來給大家看。

除了捲橋會特地為遊客捲起之外,還有其他建築物也會為了遊客,去啟動她的機械裝置,雖然這並不符合當初的設置目的。

比如巴黎的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Arab World Institute),金屬打造的南立面有如阿拉伯花窗。但它不只是漂亮,那上面的圈圈其實是會依據光線開闔,和照相機一樣,如此能為室內引進光線,營造出漂亮的光影效果。
以下短短的影片,在20秒之後就可以清楚看出這個美美的立面。



因為這實在太奇妙了,所以曾看過某篇報導說,文化中心也會因應遊客要求,刻意操作南立面的洞洞開闔給大家看,而不是經由感光系統去控制。
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的建築師叫做Jean Nouvel,很有名的建築師,得過普立茲克獎。他可不像上面那個英國佬那麼隨和。據說,他三不五時就去政府陳情,希望該中心不要再為了遊客,去破壞他原本的設計了。

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

20110531



(拍照時手抖了,花也送媽媽了,沒辦法重拍,先將先用吧。)

今天買的玉蘭花比平日的小一點點。很秀氣,很清香。
小白花用玉蘭葉保護著,不用小小的透明塑膠袋,也不是用鐵絲串起。
這還是我頭一次看到。

一樣三十元,跟郵局前面的賣菜阿婆買的。
好喜歡:)


2011年5月19日 星期四

20110519

通常做設計或者建築的人,不管是男的還女的,衣著似乎非黑即白。
偏偏有個英國建築師不是這樣,那就是理查.羅傑斯(Richard Rogers)。
手邊有一張他的照片,他就穿著草綠色的襯衫,好可愛唷。
忘記在哪裡看過,還是聽誰說過(或者只是做夢?),他會穿桃紅色的襪子。
但他的確說過:「我真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得穿黑色、灰色或白色的衣服。」
難怪他的建築物,經常出現繽紛的色彩。


雖然這人看起來挺花俏,小時候卻有點悲慘。
他曾有讀寫障礙的問題,在校表現不佳,屢遭奚落。但是那個年代,沒人知道什麼叫做讀寫困難,只認為這孩子特別笨。所以他說:「有讀寫障礙的好處,就是你不會想懷念過往,把童年過度理想化。」


羅傑斯小時候住在義大利,後來才搬到英國。他有一段童年記憶很有趣:「 我很專心。我喜歡在咖啡館工作。小時候住在底里亞斯特時,家裡對面有間小小的奧地利咖啡館。曾有個會計師在每天早上九點出現,店家會為他送上一杯咖啡,還幫他把電話拿來。他就待在那裡工作一整天。我當時差不多六歲,認為這就是理想的生活。」
我也超愛去咖啡館的,所以讀到這一段,又覺得這人好妙喔!居然六歲就想在咖啡館工作了。
不過,我個人在咖啡店工作效率較高的原因,是屬於比較歐巴桑的。一杯咖啡通常要一兩百,所以會想辦法多翻譯一點,把咖啡錢賺回來。


說到咖啡店,又要提到羅傑斯的妻子在倫敦開了一家很有名的義大利餐館,叫做River Cafe。許多知名廚師曾在這家餐館受過訓練,包括我最喜歡的Jamie Oliver。


這麼可愛的老先生,當然是獅子座的呀。他7月23日出生。希望他沒有晚報戶口。

2011年3月18日 星期五

20110318

謝天謝地,今天起床之後,頭總算比較不痛了,希望趕上工作進度。
這星期每天起床都頭痛,真是折騰人,連帶影響工作效率。
唉,每個月都受苦一段時間,真討厭。

女人每個月這樣吃苦頭,是因為有生育能力。
但是,生的是誰的孩子呢?

別誤會,我不是指非婚生子女之類的社會案件,我說的就是最普通的,一對夫妻的親生孩子。
身為已婚婦女,三不五時就會有親友問,唉呀,該生孩子了吧!要生就早點生啊,高齡產婦可不好當呢,以後帶孩子也會很辛苦唷。
(來不及了,高齡就高齡吧!)

但我說不出口的其實是,就算我真的生了一個健康可愛的孩子,這孩子會是我的嗎?
還是,我只能提供子宮和奶水,但這孩子其實不是我的,而是別人的孫子姪子外甥。我這女人,說得好聽是「媽媽」,但其實無權照自己的方式教養孩子,也不能想帶孩子去哪裡就去哪裡。唯有在孩子出現健康或者行為問題時,才會被想到「這媽媽都不會照顧孩子」、「根本不會教孩子」。

會有這種恐慌,是長時間觀察自身環境與無解問題的結果。
所以,懇請諸位親友,如果你們還在乎我,還認定我這個獨立女性有任何價值,請不要再問我何時生孩子。

這讓我很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