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10年10月26日 星期二

臺灣光復節,出去玩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連個台灣光復節,政府都不給放假了。幸好我老公他們公司還有點良知,今天依舊放假一日。
好久沒有出去玩耍了,所以早上稍微處理一下公事之後,咱們就往木柵動物園出發。

我們本來要去埔心牧場的,我小時候好像去過很多次(真的是小時候住中壢的時候,國中好像也有去一次,那時候叫做味全牧場。之後就沒再去了,反正味全龍也解散了。)
但是看到網站說,DIY活動只有例假日才有,那,那去埔心牧場是不是只能看牛和歐式花園啦?如果這樣,不如去動物園吧!
我也真的很久沒去動物園惹,上次去,應該是研究所或者畢業不久的時候吧?所以我不知道裡面已經設有許多餐廳和便利商店,還在山下7-11先買好一堆東西咧,真是古代人的行為。


好吧,來看動物。
現在動物園最熱門的是甚麼?當然是團團和圓圓啊~
我個人一直覺得把熊貓帶出四川臥龍保護區,是件非常殘忍的事情。但既然他們來了,我們也只好看一下,讓他們的犧牲有所代價。

今天不用排隊,真的不用排隊,你可以站在團團圓圓前面看一個小時,也不會有人趕你走。但是呢,圓圓在睡覺,所以只剩下團團耍寶。

他沒有在睡覺,而是在玩他脖子上那個玩意兒。
是的,他在玩髒寶被!跟許多小孩一樣,有一條愛不釋手的髒寶被,還蓋到頭上去!


就算人不多,但其實也不必非得在團圓二將前站一個小時不可,畢竟不是甚麼難得的生魚片吃到飽,不看久一點會虧到這樣。況且,動物園還有很多好玩的。



無尾熊,觀賞遊客沒幾個,這也曾經是要排隊才看的到的!
如果灰狼前面沒有護城河,或泳技一流,那麼老是在對面挑釁,喚他過來的人類就慘了。
某一種毒蜥蜴喝蛋汁喝到整個頭都埋進去了。他旁邊的捧由厭食,還是工作人員哄了好久才肯吃得咧!

穿黑斗篷的天竺鼠


金剛猩猩

遊園列車,坐一次只要五塊錢,五元硬幣總算派得上用場,好感人。看完熊貓直接坐這個,就可以到山上的鳥園,走沒多久就可以看pingu了。
國王企鵝~

白色天竺鼠老是跟著黑兔子跑。

外面下雨,但是這種叫做lynx的動物激情演出。這裡走清純路線,所以不貼更清楚的交配圖了。

好多河馬



兩隻小熊貓,雨天瘋狂追逐。
已故非洲獅大寶的捧由。




當然還有許多好玩的動物,但是動物園很大,時間不夠,我們去找孟加拉虎和亞洲象的時候,他們已經下班,收起來了,所以沒看到最想看的虎虎虎。


動物園很好玩啦,動植物都很多值得一看的。挑個非假日去,真的是一大享受。但是,我們也覺得這裡的遊客未免太少,大家都去哪了呢?


我們在信義區找到答案。是的,我們去統一阪急,唉,原來台北人都跑這來了。還以為說大家會比較喜歡正在週年慶的新光信義店咧~
雖然優衣庫免排隊就能逛,但人還是很多。
我覺得優衣庫的員工很強,臉上永遠都有熱情的笑容,害人家不習慣。而且,他們耳朵很尖,都有辦法在吵雜的環境,聽到顧客私下說什麼,並給予答覆。比如我跟我老公說,我聽到內褲賣光了,就有個小姐馬上說:「對,沒有了。」然後呢,跑去針織衫那邊,老公就喃喃自語,怎麼沒有別的顏色?結果又一個小姐馬上說:「這裡還有別的顏色。」 之後,老公在挑長褲的時候,又碎念一下,不知道改長度要多久?來問一下好了。話沒說完,一旁的小姐已經說:「兩天。」這樣真的有把我嚇到。這非常值得常常沒有在聽人講話的男生好好學習。

以上,我的臺灣光復節。

2010年10月25日 星期一

週六午餐

這是昨天的午餐:碎肉茄子、炒韭菜、絲瓜麵,好多蔬菜,健康又美味~
掌廚的人當然不是我,而是我夫君。
不用出門找餐廳,就能吃到這麼對味的午餐,除了要感謝我夫君之外,還要感謝一個陌生的阿婆,就讓我姑且稱為「郵局前面的阿婆」吧!

為什麼呢?這得從很久前的一天說起了。
某個炎熱夏日,老公帶我去郵局寄東西,郵局前面有個老阿婆,手上提了些菜,地上也擺了些菜,但不是很多。
我想她應該是在賣菜吧,就叫我老公去買,但他認為那應該只是阿婆買的菜。唉,我老公一定是拒絕相信竟然有老人家那麼辛苦,大熱天還要在人行道上賣菜。
結果他回家還掛念著,特地查了PTT,果然有鄉民提到郵局前面有個阿婆在賣自己種的菜,看了不忍心,還請大家有路過的話,就跟阿婆買一下。

我老公是那種在路上一定會跟阿婆買玉蘭花和口香糖的人,這讓小時候的我印象非常深刻。
(所以每次看到電視有些醜宅男、笨工程師交不到女友在那邊哀嘆,甚至還去拜月老時,我就覺得他們很白爛。只要心腸軟一點,自然就會有女生注意到你、對你有良好的印象啊!)

昨天在趕工,離不開電腦前,所以夫君幫我拿東西去郵局寄。回來時,果然手上大包小包,有茄子、有韭菜、有絲瓜。 而一向懶得下廚的他,也煮了豐盛的蔬菜餐給我吃,ㄎㄎ。
我要感謝那位阿婆,因為她讓我老公買了菜,所以必須煮美味的午餐給我吃,耶!


喔對了,「郵局前面的阿婆」賣菜也不特別貴,所以呢,也不必像有些鄉民一樣,擔心阿婆是家人的搖錢樹啦!畢竟,菜是便宜的東西,沒辦法讓人當「搖錢樹」的。買菜、賣菜都開心,才是最重要的囉。

附上一張主廚跟他偶像撞衫的照片。

2010年8月11日 星期三

20100811_讀書筆記



雖然好久沒有認真看書,但開卷總是有益。比如這幾天比較認真看了一本書,結果就看到了金玉良言,決定記在這裡,與有緣人分享。

1.
When I worked at XXXXX magazine, a financial columnist gave me a sound advice: "Always make sure you have "fuck you" money in the bank." What's that? It's enough money, he explained, that when you've really had it one day, you can carefully articulate to your employer your reasons for leaving: Fuck you!

2.
Did you take on every job you were offered or did you discriminate?
We created a complex algorithm for how to take on or turn away new business.  "The Three Fs " refers to Fun, Fame and Fortune.  Pick two, any two, and it's OK to take on.  Just one? Forget it.


祝大家都有充足的fuck you money,而工作隨時都有三個F裡面的兩個以上。

2010年5月2日 星期日

20100502_房子的記憶



許多房子比鄰而建,一棟拆除後,往往會在隔壁未拆的那棟留下痕跡。
妙的是,這痕跡可能將原屋內看不到的一部分展現出來。
以上圖為例,綠色圍籬裡是一棟房子的原址;當初房子還在的時候,我們無從窺見裡面的模樣。但現在拆除之後,我們反而看見原來那棟房子的樓梯位置,也多了一些想像空間。

*******
台南有一條海安路,因為公共工程失敗,導致許多老房子面臨頹圮。然而,經過藝術手法改造後,這條街上的老房子逃過淪為鬼屋或廢墟的命運,甚至吸引了許多觀光客朝聖,老屋因而重生。印象最深的,是在建築課上老師們不只一次提到的劉國滄。他在破屋的外牆上,以透視手法畫出想像中原本屋子裡的模樣,好像把房子切開來,讓我們看到原屋的剖面。這作品叫做「藍晒圖」,現在成了lounge bar。我沒去過,但是網路上有好多介紹,照片也滿好找的。

(取自:http://blog.roodo.com/leap/archives/1051027.html)


*******
但畢竟藝術家太少,所以我們在街上雖然很容易看到舊屋的遺跡,卻缺少藝術的美化。倒是選舉快到了,候選人會用自己的照片去把房子遺跡蓋上去,結果老屋沒有重生,市容卻更醜了,例如以下新北市三重區三和路的一景。



20100502_摘自《機場裡的小旅行》

機場的屋頂中達一萬八千噸,但支撐的鋼柱卻完全沒有顯露它們所承擔的壓力。建築物如果對自己所克服的困難豪不吹噓張揚,就會產生一種我們可以稱之為優雅的美感,而這些鋼柱就具有這樣的美感。

2010年2月27日 星期六

20100227_譯者,輪得到你說話嗎?

因為工作時間的緣故,將近一年沒能在下班後參加講堂,聽一點不一樣的東西。
今年春天,決定無論如何,只要不是輪值晚班的期間,就得強迫罹患厭食症的大腦補充營養(能不能吸收是另一回事了)。
課程介紹非常精彩,因此報名後,便期待著下週起連續十週的課程:
我們該如何理解當代建築?跨進 21 世紀的當代建築師們,歷經 19-20 世紀的現代主義、70-80 年代的後現代主義及 90 年代的解構主義淬煉,對當代建築形成各種不同面向的思考與嘗試,面對這樣的大哉問,除了逐門逐派探索各個建築巨擘的概念及作品之外,這門課企圖以 10 個既抽象又有點具象的關鍵詞,重新歸納這些含括了對於時代、環境、建築空間、地景、理論、文化藝術、材料及抽象美學等面向的思考,提供對當代建築一種觀念上的敘述與理解。
然而這些關鍵字與概念,並不只以單一形式或表現法存在,它們被實踐在各個建築作品裡。當代建築師們常以多樣的表現法陳述同一個概念,甚或同一個作品中隱含了 不同面向思考的嘗試,因此課堂上除了主題論述外,將取樣於各式作品對這些概念的嘗試,並期待在其中挖掘、激發當代建築新的可能。
(以上取自誠品講堂的城市建築家課程簡介,http://www.eslite.com/esliteforum/wed.html)
這簡介應該是授課老師寫的,寫得很好。但如果這段文字是翻譯出來的呢?在我那年代的譯研所老師如果看到這段短短文字,肯定會把學生痛罵一頓,因為這段文字用了「建築師」、「這門課企圖以」、「它們被實踐在各個建築作品」……,這些標紅的部份,是以前老師諄諄告誡,不准我們用的字,輕則扣分,重則當掉。我相信許多余光中與思果的信徒(包括一些編輯、譯者、讀者),也會批評這些文字過度西化,傷害純正中文。
幸好這段文字是建築研究所老師寫的,因此不成問題,畢竟人家在專業領域有地位,有發言權。但譯者就不同了;譯者缺乏專業領域的地位與權力,雖然天天與文字為伍,但在文字的應用上,常常輪不到譯者說話。然而,如果這段文字是在社會上有地位的知名人士所翻譯的,編輯恐怕也不能刪改,畢竟知名人士是得罪不起的。唉,文字的運用,和權力密不可分啊!
回到課程簡介那段文字。我絕不是在質疑這個老師的文筆,反而堅信,如果只因為看到文章裡使用了「們」、「企圖」、被動語態等所謂「西化」的用法,就批評這段文字的作者/譯者,是眼界狹隘的行為。
又想起在學校時,曾聽某個老師說「有」是台灣國語,應盡量避免。比如「我有看到你跟隔壁王家妹妹親親」的「有」,就應該刪掉。之前也從網友那邊得知,有些編輯/讀者/譯者不喜歡「有」,因為這是台灣國語。我倒是想問,運用台灣國語到底哪裡錯了?不能說「有」,卻可以說「他奶奶的」,這是什麼心態?再者,語言本來就會改變、會流動。我現在的工作時常和上海的譯者合作,他們也會用「有」。知道「有」是台灣國語沒什麼不好,但因為看到文章中使用了「有」,就去批評譯文優劣,也是小眼睛小鼻子的行為。
話說回來,我並不贊成在譯文中大量使用「們」、被動語態等,因為我也不喜歡翻譯腔,更精確地說,我討厭過於單調的文字風格。所謂的翻譯腔,絕不光只來自「之一」、「們」、「被」……等字眼,而是整體的行文邏輯。語言表現應力求豐富,能多想出更多方式取代所謂「西化」的表現,當然是必須努力的方向。但我想說的是,常常看到有人說什麼東西又譯錯了,什麼東西又譯得不好之類的批評時,常常只是文字風格的偏好罷了。文字和權力的關係向來糾葛不清,自認有權力的人,當然可以提出批評。遭到批評的人也只能摸摸鼻子,像個媳婦般地感嘆:「唉,輪不到我說話。」

2010年2月21日 星期日

20100221


(高過庵,http://f.hatena.ne.jp/SEEDSONW/20061208145836)

最近看的幾本建築書裡都提到樹屋。其實日本建築師藤森照信的「高過庵」,是日本傳統的茶屋建築,算不上是躲在林間的樹屋。但因為房子的腿是用樹幹做的,又長得很高,我覺得和樹屋一樣好玩,就把它列入樹屋這一類了。

還有圓形的樹屋,像右邊這張圖這樣(http://www.infiniteplastic.com/furniture):
是不是很像眼睛呢?
這叫做Free Spirits Spheres,有轉屬網站。球體中設有電源,可供照明與暖氣使用。目前還沒有浴室,但未來應該會在底下設置污水處理系統。好像真的可以住人耶!

還在書上看到一棟古老的樹屋:下圖是位於英國Shropshire,據說在十七世紀建造而成的,也是維多利亞女王小時候曾經玩耍的地方。這就是大家印象中的樹屋了吧~

其實樹屋也不算太稀有,兩三年前曾在花蓮的某間民宿見過樹屋,而大屯國小也有一間樹屋給小朋友玩。雖說樹屋不算怪事,但是,應該算是少數每次看到時,都會開心地大喊:「哇!」的東西了。
(圖片來源:http://www.pitchfordestate.com/history.html)






接著要開始離題了。來講幾件過年聽到或遇到的事好了。

先講我小叔的同事在尾牙那天發生的事情。該公司尾牙最大獎為十萬元現金,抽到的人確實相當幸運、相當開心,當然也被灌了不少酒。我們都知道,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是做人的基本道理,既然同事被灌醉了,當然要把他送回家,以免他遇到「玫瑰玫瑰,一定測玫瑰」。那位爛醉的尾牙大獎得主被送回家了,但睡了一下酒還沒醒,就急著去把自己的車從外面開回來。這位仁兄千不該萬不該又出門,這次竟然開車開到一半就睡著了,還遇到了「玫瑰玫瑰,一定測玫瑰~」,更慘的是酒測值超高標,除了罰15萬之外,還被起訴。是說,那我們應該慶幸沒有人員傷亡,而且他的尾牙獎金幫他付了三分之二的罰款嗎?


再來講另一件事。
昨天阿嬤請客,請了一些我不太認識的遠親,這些遠親當中有些年輕的孩子,而且是誤入歧途的孩子。比如有一個國中唸了三所學校了,據說國小五、六年級就開始跟幫派有接觸。有天晚上兩點,還跑到某個女生家裡,而且那個女生還開門讓他進去,兩個孩子一起睡覺。後來還是老師把雙方家長請來訓斥一頓!
我覺得這些家長也不是不關心孩子,但孩子大了之後,要怎麼樣尊重孩子的自主權,又能避免孩子誤入歧途呢?家長分析,這附近因為廟宇很多(這一點我好像在上一篇提過,但我不知道有嚴重的後果),許多不良少年因此有聚集的機會與地點。而這附近的國中學區,包括三重國中、鷺江國中和蘆洲國中,都有許多幫派份子在吸收成員,小孩很容易就接觸到這些不良份子。
唉,這真是聽得我冷汗直流!我開始擔心我的小孩以後到底該去哪裡上學了!
我家附近就這麼幾所學校,怎麼每一所都是幫派學校啊?就算小孩不加入幫派,說不定也會被欺負。
不要說不是每個孩子都會變壞,這種話是沒有辦法安慰我的。就算是已經成年、心智算是成熟的大人,在進入社會之後為了生存,都可能做出違背良心、扭曲人性的事情,更何況是孩子呢?
我很擔心學區的事情,但全家好像只有我在擔心。唉,算了,只希望等我真的有小孩時,可以不要煩惱這樣的事情。

再講另一件事情。我覺得我的內心越來越黑暗了。
前幾天在大姑家看一部他們說「非常好看、非常感人」的電影,叫做「聽說」。是很純情、很樂觀、很光明的片子,但就是沒辦法打動我。因為太不自然了,我知道世事不可能如此美好。
我反而喜歡最近看的一本小說《神秘森林》,看到最後有極大的失落與幻滅。但是好真實,這世界似乎是如此。

很久以前,有個朋友叫我要「守護自己的心」。那時我還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而現在倒是知道,這是很困難、很困難的事情。

怎麼虎年一開頭就不是很光明的樣子哩?
可能是前幾天氣候太過惡劣了。
但無論如何,相信很多事情我還是有選擇的權利,也有能力與責任,去擺脫不快樂與陰暗的心。

我也擬定了行動計畫了,希望能照計畫進行~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