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09年8月25日 星期二

20090825_窗戶是防無聊的好東西


好吧好吧,我承認窺看很沒品,但是每次走到窗邊就忍不住望出去,偷瞄對面人家一下下,才把窗簾拉上。
鄰人多半看電視、吃飯或上網,有時候電腦螢幕朝著窗外,正好讓我瞧見對方在看什麼。
比方說,常常看到某個鄰居在看嬰兒照片,大概是他的親友很驕傲的把自己家的嬰兒照片向全世界炫耀。為什麼是他親友,而不是他的孩子呢?因為他飛快的看過一張又一張,如果是自己的小孩應該會很仔細看才對。不過很奇怪,他看嬰兒照的頻率也太高了,真不知道他的朋友們怎麼那麼會生?

還有一戶人家,家裡養了一缸超級大金魚。他們樓下似乎只住著一個男人,和一隻白色長毛短腿狗。觀察那隻狗的樂趣,在於看狗兒在主人不在家時到底會做甚麼,比如整個肚子貼在冰涼的地板上、在門口發呆之類的。颱風天的時候,這隻狗則是一直看著主人吃便當。同時間,隔壁樓上全家和樂融融圍坐餐桌吃晚餐,對照之下滿有趣的。

另外,對面大樓有好多好多小孩,有剛出生的,有在地上爬的,有在床上蠕動的,當然也有年紀比較大,也喜歡偷看你的可愛小朋友,但如果他發現你也在看他時,會害羞地跑開,躲到離窗戶遠一點的客廳裡。

其實應該很多人也喜歡偶爾窺看一下吧!圖畫書《第一次上街買東西》,裡面有一跨頁就是俯瞰街坊小巷的情景。除了街道上的車輛,繪者也悉心為每棟房子加上窗戶,讀者可以看到窗戶裡的人在做甚麼。這時應該沒有人會去迴避窺看窗裡人家的動靜,反而樂在其中才對。

前幾天跟朋友提起窺看的事情,我們發現中年歐吉桑真的是一種討人厭的生物。比方說,他們都不喜歡穿衣服。真的,中老年男子都喜歡打赤膊,很醜,雖然說在家 裡沒關係,但是……我每次要去拉上窗簾時,就會看到對面有醜男打赤膊走來走去。難不成我要閉著眼睛拉窗簾啊?而且有些歐吉桑還滿討厭的,他可能也在偷看你,而且不會迴避你的眼光,相當機車。歐吉桑惹人厭不是沒有道理的。

不過,雖然有看到醜陋畫面的危險,但是看見別人家的客廳,想像一下另一種生活的模樣,遠比看別人辦公室要快樂、有人性多了。就算可以看到別人辦公室在做什麼,恐怕也沒意思吧!

2009年8月9日 星期日

20090809_放哪裡好?

一天,託男人去幫我買隨身碟。
唯一的要求:不要醜。

他買回一支紅色的,還鑲有小水鑽,長度跟十塊錢硬幣的直徑差不多,滿可愛的。
非常輕薄,薄到插到電腦上插錯邊卻沒發現,以為是一買來就壞了,所以電腦讀不到。
只好自己再去買一支,原本上面也有小水鑽,但不小心弄丟那顆亮晶晶了。
幸好水鑽這種東西並不難買,就算要買真正的小碎鑽,一顆聽說也才一百多塊錢。

後來經過提醒,才知道這種輕薄的隨身碟不要插錯邊,電腦才讀得到。
所以現在有兩支了。

輕薄當然很重要。我最討厭永遠做不到輕薄的電腦變壓器與電線了,真不知道那些設計變壓器的怎麼那麼沒有美感,電腦明明都可以做得小小的了,但為甚麼變壓器和電線還是那麼痴肥?真的沒辦法縮小嗎?那為甚麼蘋果可以做得那麼漂亮呢?

只不過,這兩支紙片隨身碟已經輕薄到讓我忘記放到哪去了,常常在包包裡狼狽地挖個老半天,才找到這小傢伙。
現在索性放到錢包放零錢的夾層,感覺應該比較好找。
但是滿擔心哪天掏零錢時,一不小心又弄掉了。

真不知道除了錢包之外,還有哪裡可以放這隨身碟呢?
(我已經沒帶鉛筆盒了……)

20090809_跟T恤說再見?

(http://www.threadless.com/)


「我相信每個熱愛T恤的人,都有很多故事可以分享。畢竟T恤不只被我們穿著,它也穿過了我們生活……然而,就在許多人進入職場後,T恤卻無奈地過了賞味期限。」
(李明璁,T恤,《物裡學》)


最近我那年近六旬的母親老是掛在嘴邊的,就是「李明璁說……」;這幾個月,媽媽去參加了李老師的講堂,課後總是迫不及待與我們分享上課所學與心得。我相信在大學任教的老師,知道台下有個如此認真的聽眾(或學生),應該會很開心吧!這也再次驗證了離開學校的「學生」,才會最認真聽講。

本來也想去參加這次的講堂,但是因為換工作的關係,上下班時間沒辦法說個準,上課時間若不是我還在辦公室,就是應該要準備睡覺,才能在隔天天還沒亮的時候起床上班。

但我還是想聽李明璁講課。多年前一篇〈因我是不潔的異己〉,讓我覺得這人真是太酷了!雖然上不了課,幸好還可以讀他的《物裡學》——這書名取得真好。

讀到〈T恤〉這篇時,當然是猛點頭。因為最近才跟許多親愛的T恤們說再見,原因當然是因為工作。沒,我沒把它們丟進垃圾桶或送去回收,怎麼捨得呢?但是,無論再怎麼喜歡衣服上的小丑朝著馬桶吐出一道彩虹、幽靈坐在影印機上印屁股、或是水彩用力從屁股擠出顏料,這些T恤終究只能在假日時穿,或者回到家之後穿去倒垃圾。

現在上班時穿的衣服,雖不是正式套裝,但也是襯衫加裙子加高跟鞋,當然不自在,也沒個性,但有時候就是這樣,生活走到一個階段,你不想(也不能)藉由服裝多說些什麼,或甚至連表達的意願也沒有了。「T恤卻無奈地過了賞味期限」,沒錯,就是這樣。

不,我不覺得感傷,沒什麼好感傷的。只是我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跟著人家團購一些圖案稀奇古怪、一件五美元(但運費昂貴)的T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