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09年3月29日 星期日

20090329__大師真的很難搞

(圖片來源:http://www.farnsworthhouse.org)


有一件事情相當機車的妙事,萬一忘了就可惜了,所以記在這裡。

上上星期三建築課講到密斯凡德羅,現代建築大師。
既然是大師級的人物,所以耍機車的方式絕不是平常人做得到的。
比方說,請他設計房子與家具的話,他會要求保留房子的鑰匙,日後會去看裡面的擺設是不是按照當初的設計,沒有亂動。
如果業主擅自移動的話,密斯就要告他破壞作品。

大師耍機車,果然不同凡響。


2009年3月22日 星期日

20090323﹍問號

大家都說現在景氣不好,書不好賣。
我不知道出版業的景氣有沒有好過。幾年前初出社會,進入一家規模不小的出版社,那時就已經聽到前輩們在嚷出版景氣不好,年終獎金也以「績效獎金」取代。後來離開那家公司,自己做翻譯,又聽編輯說景氣不好,書不好賣,稿費沒辦法調漲。現在進入另一家公司做編輯,一年多過去了。不管老闆怎麼換、公司怎麼變,但是沒有背起來那句「景氣不好,書很難賣」,就好像不曾踏入出版業似的。而出版業崩壞、榮景不再之類的衰言,聽都聽膩,早已沒有感覺。

但是書市跟景氣的關係到底有多深?
看看身邊的人,會看書的有幾個?會買書的又有幾個?
牛市或熊市,跟大家買不買書真的有關嗎?
不買就是不買,會買書的,恐怕也不會因為景氣差而不買吧!

說到書的功能性。
不管是在書展現場、編書,或者寫新書資料表時,總得思考該怎麼跟家長說一本書的「功用」。
能說出功能性的書,較容易獲得家長的青睞。
一本書即便我怎麼喜歡,深信那本書有許許多多「說不出的好」,但是沒有功能性,似乎註定要遭到家長的懷疑,以後在書店頂多以書背示人了。

然而每強調一次功能性,內心就要掙扎一次。
為孩子選書的父母若以功能性為首要考量,真能為小朋友培養起閱讀的習慣?
以功能性為首要考量的父母,自己到底有沒有閱讀習慣?
如果習慣了為讀者尋找一本書的「功能」,到底能不能讓讀者喜歡閱讀,以後看更多的書,或買更多的書?

也許,我根本不是為了有閱讀習慣的人在工作、加班。

「這本書出版一年內就會獲獎,還會被禁!」
這是尼爾蓋曼為《一個印第安少年的超真實日記》寫的推薦話,也是多年來,唯一一句打動我的推薦話。而看完小說之後,也不得不說,嘿,蓋曼,你沒欺騙我的感情。謝啦!

現在邀序邀推薦,越來越費工了。編輯忙著把未完成的書稿,請人設計版型裝訂成冊,送到推薦人手中,已不是新鮮事。

只是拼了命邀來的序,到底有沒有人看?
什麼時候,我才能看到像蓋曼那麼精彩的推薦話?

2009年3月17日 星期二

稻草人的情歌




最近在看的一本書,主角之一是稻草人。
前幾天聽到這首曲子時,覺得那個只想要腦袋的稻草人,會不會突然也想要一顆心呢?
那他會不會想唱一首情歌呢?
雖然稻草人後來統治了奧茲巫師的翡翠城,會不會有一天,也想起金黃的麥田?

You'll remember me when the west wind moves
Among the fields of barley
You can tell the sun in his jealous sky
When we walked in fields of gold

So she took her love for to gaze awhile
Among the fields of barley
In his arms she fell as her hair came down
Among the fields of gold

Will you stay with me will you be my love
Among the fields of barley
And you can tell the sun in his jealous sky
When we walked in fields of gold

I never made promises lightly
And there have been some that I've broken
But I swear in the days still left
We will walk in fields of gold
We'll walk in fields of gold

I never made promises lightly
And there have been some that I've broken
But I swear in the days still left
We will walk in fields of gold
We'll walk in fields of gold

Many years have passed since those summer days
Among the fields of barley
See the children run as the sun goes down
As you lie in fields of gold

You'll remember me when the west wind moves
Among the fields of barley
You can tell the sun in his jealous sky
When we walked in fields of gold
When we walked in fields of gold
When we walked in fields of gold


==================================
說到這首曲子
又令我想到幾個月前
為了搞定婚宴的樂團曲目
我跟夫君真的是七葷八素的

我們的結婚和歸寧喜宴分別請了不同的樂團
我的歸寧喜宴哪,是我爹去找的團
然後呢,問我爹對方是怎樣的團,爵士還是古典,他是這樣回答:「很高級的團」。
呃....我覺得Oasis也很高級呀......
長輩真的是很淘氣,總會出一些招數來考驗新人。
我被我爹煩到離家出走(但他竟然沒發現 XD),我夫君更猛,因為婆婆把結婚場地弄丟了XDD
(婆婆被可惡的三重彭園惡整, 雖然已經事過境遷,但我一定要到verywed和 ptt上狂幹彭園。)

好了,收到對方簡介與曲目之後,雖然我們兩場請不同的樂團,但是曲目雷同度高達八成。
裡面有許多英語情歌,這無妨,但有些曲子不太吉祥,比如Tears in Heaven、Smoke Gets in Your Eyes、Tennessee Waltz。
當然還有曲子也沒聽過,我們只好一首一首確認。
樂手們藝高人膽大,所以他們說,我們可以指定曲目。
我們要這首Fields of Gold,而且要史汀版的,結果兩個團都沒有理我們...哇,連反應都很雷同呢,很有藝術家的風格。


不過,婚宴時我們忙得沒好好欣賞樂團表演,不清楚當時到底演奏了甚麼樣的曲目。
有機會的話再去Blue Note欣賞那個團演出吧,雖然曲目肯定是不同,但我應該會很享受的。

2009年3月5日 星期四

20090305



出去玩,看到書店,當然要進去逛。
這家書店在布拉格舊城廣場附近,鄰近一家旅行團一定會去的菠丹尼專賣店。
走進書店,左手邊就是許多捷克知名文學作品的英譯本。
卡夫卡、昆德拉、好兵帥克、詩人賽佛特、還有我最愛的赫拉巴爾。
原以為這是一家二手書店,但其實很多新書,且似乎專賣英文書(這裡觀光客多嘛),連Jamie Oliver也有。
看到這些熟悉的書,就像遇到老友,滿開心的。


看書,多半是愉快的。
但偶爾也會因為看到難看的小說,或是書上寫著莫名其妙的話而生氣。
比如前幾天看到大前研一說,在這個就業環境嚴酷的年代,年輕人要掌握住所、時間和人脈,才能提昇競爭力。住所和公司的通勤時間最好不要超過二十分鐘,不然會讓自己還沒開始工作就很疲累。
看完這段話,實在是很想大喊:這位歐吉桑,你是被高爾夫球打到頭嗎?
林老師當然知道通勤很累呀!我這個月換了一條公車路線,但在這之前,每天通勤時間是三、四個小時。我可不是住鵝鑾鼻或中央山脈,而是台北縣。
但是年輕人想住離市區進一點就住得起嗎?又,如果有車可開、有停車位、交通順暢,那公車和捷運乘客應該會少一半以上。
顏擇雅把大前研一比做瑪莉安東尼,實在是相當精準之妙喻。

不過,看到難看的書也沒關係,再看一本好看的書,沖淡那個不好的餘味就好了。
況且大前的書還是很值得在家裏擺上幾本的,尤其是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