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08年5月31日 星期六

「真的、真的好寂寞喔!就算說出口,還是好寂寞啊!」

不久前,有幾個句子不斷縈繞在腦海中:
  1. 「真的、真的好寂寞喔,就算說出口,還是好寂寞啊!」
  2. 「建太你好,我們當好朋友吧!  像你的人 敬上」
  3. 「出來吧,出來吧,製造菊花酒的小人們。」

三個句子之間沒有任何關連,因為是取自於三本不同的書。

第一句是來自角野榮子的《蜥蜴微笑》。這本書過幾天要上市了,故事內容是說有個孤單的小男孩,在路上遇見一隻名字叫做「微笑」的蜥蜴。微笑非常喜歡唱這首歌:「真的、真的好寂寞喔,就算說出口,還是好寂寞啊!」而在蜥蜴的語言裡,「寂寞」代表「很有精神」的意思。

這句話黏著我不放,逼得我只好把這句子丟到MSN暱稱上,以為這樣寫出來,就能擺脫句子的糾纏。不過,這句子乍看之下似乎有點悲情,害幾個朋友誤會,還送了訊息來慰問,真不好意思。然而,一提到這只是書的句子,馬上就有人說,這一定是日文書。哎呀,好厲害!這句話這麼日式啊?

第二句是取自高樓方子的《我們當好朋友吧》,也是過幾天要一起上市的,阿彌陀佛。故事主角是個小男孩,在路上遇見有個跟他長得很像的人迎面飛奔而來。幾天後又有怪事發生,許多同學紛紛收到寫在葉子上的信,內容只有短短幾個字:「xx你好,我們當好朋友吧! 像你的人 敬上」。

第三句話是摘自另一本早已絕版的日文童書《魔術手帕》,作者是安房直子,對岸譯的書名很美,叫做《手絹上的花田》。故事大略是說有個郵差送信給老婆婆,而等這封信等了好久的老婆婆非常高興,於是決定馬上做菊花酒請郵差喝。製酒過程十分特別,老婆婆會先拿出一條有著一顆藍色愛心圖案的手帕,然後開始唱:「出來吧、出來吧,製造菊花酒的小人們」,接著,就會有小人兒出現,在手帕上種菊花、採收菊花製酒......

魔術手帕是我小學一年級看的,內容詳情早已忘了一大半,只是這麼多年過去,那句「出來吧、出來吧,製造菊花酒的小人們」依然留在心裡,彷彿一條細細的線索,多年來不斷拉著我,要我去把那本書找出來再看一遍。因此,前幾個星期在茉莉書店找到這本《魔術手帕》,便趕緊買回家收藏,即使裡面有前主人的塗鴉,即使裝訂錯誤,但我還是很高興只花了20塊錢,就能和這本書再次相聚。

巧的是,這幾句話都是摘自日文故事書。歐美作品多以場景與情節取勝,但是日本作家似乎較擅長在故事書裡面安排一句很奇妙、很有氣氛的話,並在故事中一再重複。就算讀者在多年以後遺忘了故事的許多部分,但那句關鍵的話,卻聯繫著讀者與過往的閱讀記憶。

協尋同事的姐姐( 找到了 )

同事的姊姊星期四走失了,過了兩天,依然音訊全無。
因為姊姊的智能有障礙,可能找不到回家的路,還需要熱心人士幫忙協尋。
雖然這裡人氣不那麼旺,但還是請路過這兒的好朋友們幫忙留意喔,感謝各位!

同事姊姊的照片在此
http://www.flickr.com/photos/27211557@N04/?saved=1


失蹤地點:復興南路與和平東路口

失蹤時的穿著與特徵:身穿黑色短袖上衣、米色七分褲、紅白相間休閒鞋,身上可能背著一個粉紅色小錢包。不大會說話,身材瘦小,直短髮,年約三十。

如果有人看到這樣的女孩,請打電話:
0920428680
02-27332985
找  蔡小姐

2008年5月27日 星期二

心痛啊


下班返家途中,經過幾家喜餅店,於是進去拿型錄參考。
誰知道上天這麼殘忍,竟趁我不注意,又開了我一個玩笑。

我走進店面最大的那一家喜餅店,跟小姐要型錄,結果小姐竟拿了一本彌月禮盒的給我。
我愣了一下之後跟小姐說,我要「喜餅」的型錄。
小姐說:「啊,喜餅的啊.......抱歉抱歉,喜餅的在這裡......」

唉!我看起來比較需要彌月禮盒啊?
這是第幾次被誤認為快要當媽了?
嗚,再也不穿連身裙出門了。

為了安撫受傷的心,我又吞下巧克力和有氣泡口感的可樂軟糖,也顧不得其實這就是屢次讓我遭到誤會的禍首之一。

不過,軟糖真好吃。想來想去,我還是寧可遭到誤會,也不想戒掉好吃的糖。

2008年5月19日 星期一

嘟嘟


這是一段陳年往事。


許多年前,我男人的媽媽在市場買了一隻「迷你豬」,他們把小豬喚作「嘟嘟」。嘟嘟住在阿嬤家,因為阿嬤家是三合院,空間比較大,適合養豬。

阿嬤十分疼愛嘟嘟,每天餵她最漂亮的瓜果蔬菜,為她熬可口的小魚稀飯,還幫她搭了可愛的小豬圈。若是颳風下雨,嘟嘟可以躲進屋內,例如納莉颱風襲台時,嘟嘟就縮在客廳的椅子上。

就在阿嬤的細心呵護之下,嘟嘟越長越大,終於變成了照片那樣──原來嘟嘟是山豬,才不是迷你豬呢。

不過,就算變成了山豬,阿嬤還是非常疼愛嘟嘟。我們也喜歡和嘟嘟玩,她個性非常溫柔,一點都不兇。

某年初夏,阿嬤要到大陸去玩,沒有人照顧嘟嘟,因為我男人和他弟都在當兵。於是,阿嬤把嘟嘟交給了「小玉姨婆」。

小玉姨婆是誰呢?


不用懷疑,她就是賣豬肉的。






那一陣子到阿嬤家去的時候,都不敢吃肉。我男人也是,他怕吃到嘟嘟。
我還記得在桌上的那鍋滷肉裡,隱約看到一隻彷彿比著YA的豬蹄。



  YA...







2008年5月10日 星期六

這本書,給妳



最近編的《有一天》,形式是童書繪本,但更適合媽媽們看。

故事大概是這樣的:媽媽看著沉睡的女兒,回想起當年親吻著剛誕生的小寶貝,以及在冬日把小寶貝舉得高高的,看著初雪飄落在寶貝紅撲撲的臉蛋上。媽媽也想起小寶貝曾經緊緊抓著她的手,穿越都市的車水馬龍……

媽媽接著想,有一天,女兒將會自己探索這個世界,也會因為新奇的經驗而眼睛發亮。有一天,女兒會歷經人生的酸甜苦辣,雙臂也會擁抱著另一個甜蜜的小負擔。而終有一天,女兒的頭髮將會斑白,並想起媽媽。

故事非常簡短,每個跨頁只有一句話,並配上淡雅的水彩畫。整本書不到20個句子,但是說的故事,卻是每一個女孩、每一個媽媽必經的生命歷程。讀著讀著便不難發現,這故事雖然看似媽媽對女兒說話,說著女兒的未來,但其實也是在說媽媽自己的故事。例如媽媽夢想著女兒有一天會「潛入冷冽清澈的湖」、「走進一座蓊鬱的森林」,或女兒總有一天會發現以前覺得好大的地方(家),現在看起來這麼小……這些情景,不就是媽媽在回想著自己的經歷?媽媽也看到有一天,女兒一定會經歷現在自己所體會到的一切。

故事是輕的,意義與情感卻是濃厚深刻的。
許多當了媽媽的同事與朋友,說這是催淚之作。(嘻嘻!要是他們當責編的話,大概就哭不出來了:p)
過一陣子我有幾個姊妹淘們就要當媽媽了,就把這本書送給她們當禮物好了。希望她們也感動一下,但不要哭,也不要無動於衷,不然我會很尷尬。

*****

說到那幾個即將當媽的好友們,就不得不提一下詹小潔同學。
詹小潔是我高中同學,還記得十幾歲時的她曾跟我說,絕對不要活到三十歲,因為她認為,女人三十歲之後人生就要走下坡了。而當年的她也討厭狗、小孩這些可怕的小生命。
但是她已經超過三十歲了,依然活得好好的,完全沒有輕生的念頭。婚後養了狗兒子,便成了捍衛動物權利的人,不時詛咒虐狗者。她曾經在高速公路上看到一隻狗獨自在路邊奔跑,便趕緊打電話給我,要我打電話給警廣,警告駕駛們不要撞到這隻可憐狗。
前一陣子,非常厭世的我在 msn上哀號,問蒼天人活著有甚麼意義,而這位即將當媽媽的詹小潔竟然丟給我一句話:「結婚生子,然後把小孩養大。」

啊!除了婚姻和孩子,還有甚麼力量更能改變一個女人?

2008年5月9日 星期五

一筆無緣的皮肉錢


牙齒有點酸痛好一陣子了。難得前幾天較早下班回家,所以趁機去檢查牙齒。

其實很久沒看牙醫了,這完全是因為懶——懶得找新的診所。之前習慣去的那家,早已列入我的黑名單,因為他們曾經幫我拔過的智齒,去年竟然又長出來。我是鯊魚嗎?如果不是的話,就表示那家醫術不精,沒拔乾淨,還是少去為妙。

當年的那顆智齒,是在醫療保單生效前幾天拔的,害我沒領到保險給付。想到那幾張與我無緣的銀票,現在心裡還是隱隱作痛。

前幾天我換到離家不遠的一家診所。醫生說,我感覺痛的地方應該沒有蛀掉,但是右下排的智齒蛀了好大一個洞,連下顎的骨頭都嚴重感染。因此要切開拔除,並建議自費三千元,使用「骨膠原蛋白」。

哇!連下顎骨頭都蛀掉?!還要三千?!
怎麼那麼衰啊!
不過,我可能找到我臉圓圓的原因了,因為骨頭蛀掉了嘛,沒有骨頭只有肉肉,當然圓圓的啊~

話說回來,如果我的問題果真這麼嚴重,或許還是到設備齊全的大醫院比較好,萬一失血過多,好歹還有血袋可以支援吧……只是去大醫院之前,我想找別家再問一下。不知怎地,總覺得不相信那個醫生。
當晚也問了幫我處理保險業務的同學,以確認這樣的小手術是否可以理賠。她說只要診斷書有「切開、拔除、縫合」,就能理賠六千,外加其他實報實銷的費用。

好吧,如果不幸要「切開、拔除、縫合」,外加那個甚麼蛋白的,至少來個六千加三千元,嗯,這皮肉錢應該可以稍稍安慰我受傷的身心。

為了尋找第二意見,今天到公館找我爹推薦的一個牙醫師。她看看X光片,又聽到我的遭遇之後就笑了,說這明明很簡單的,根本不需要切開縫合,也不需要花三千元,只要把當年沒拔乾淨的牙根拔掉就可以了。這不難,馬上就可以處理。

然後她請另一個醫生幫忙拔牙。沒錯,後來看到拔出來的牙根有兩片,一片很小,另一片……比小孩的乳牙還大顆,上面都是血,滿噁心的。醫生說比想像中的大顆,不過總算是處理掉了。

現在臉有沒有腫呢?可能有,但因為臉本來就很圓,所以沒有感覺。痛不痛?吃了止痛藥倒是還好。只是牙齦上有很大一塊傷口,嘴巴裡也依然有血的腥味。不過這次拔牙沒有切開縫合,我又不能領保險金了,凹嗚!

本來還想說,領到那筆錢,就要去買海綿寶寶的三明治機的.......
現在牙齒沒了,保險金沒了,只剩下牙床和心裡的傷口啊......



後記:母親節前夕,媽媽又再度展現了偉大的母愛。晚上煮飯時,她特地熬了粥,又幫我把菜切得很細很細,還提醒我可以吃冰淇淋配自製蘋果醬。噢,我媽真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