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08年1月29日 星期二

鼠來寶

上一篇寫喵的咧,現在來寫一篇跟老鼠有關的事情好了。這一篇,也順便安慰一下長期受到誤會的全職「自由」譯者。

很多人不了解自由譯者的日子到底是怎麼過、錢是怎麼賺,只認為這些譯者時間很自由啊、想幹嘛就幹嘛,甚至以為人家不用繳稅之類的。真是誤會一場。

其實不是只有譯者的工作常遭人誤解啦,我妹妹不是譯者,但是她遇到的誤會也是很深的。我那優秀的妹妹在某外商當人力資專員,其中一項工作,就是招募員工。但是,她常常在104上找不到適當的人,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公司的緣故。

他們公司雖然是賣日用品的,但是銷售方式呢,嗯,超市買不到,一定要透過直銷商。對啦,他們公司就是直銷公司啦!直銷公司也是需要正式員工的,但是在104上,許多人根本就把他們公司封鎖掉了。就算沒封鎖吧,聽到我妹報出公司名號,對方也常常意興闌珊,愛理不理,好像擔心要是去面試了,我妹就會要他繳保證金、買產品似的。真是誤會一場,其實他們這些正式員工,是不准當直銷商的(連父母和配偶也不行喔)XD。

找不到人也就算了,就連親朋好友聽到她的職位,也覺得一頭霧水,甚至提出這種問題:「什麼?你們公司還需要人資嗎?不是都一個拉一個的?」講這種話的人,大概只差沒把「老鼠會」三個字說出口了,真的粉尷尬啊!

就算只是尾牙兼員工旅遊,他們好像也受到這種刻板印象的連累。他們其中一個活動,是到某個名勝去做扇子。做完之後,那個扇子工廠的老闆吆喝:「欸,你們快來拿扇子啊,上面有你們的標誌呢!」但事實上,這扇子上面根本沒有任何標誌,唯一圖像性的元素,是隻老鼠。難道,扇子工廠的老闆認為他們是一群老鼠嗎XD?(請參考圖示,底下那串文字上的$,其實是為了遮掉他們公司的名稱才加上去的。)

哎呀,所以說,也許譯者遭受到的誤會很深,甚至惹來麻煩,比如總是變成跑腿的、或者被人當成免費字典。但是呢,跟我妹這種遭受不當聯想的悲慘人資一比,或許還不算太淒涼吧。

好了,無論被當成什麼,祝福看到這隻老鼠的人,今年都能發財嘍!

2008年1月27日 星期日

喵的咧

其實,我沒有很喜歡貓,但也不討厭就是了。我覺得貓是一種絕情的動物,機車程度只比兒童好一點。不過,這兩天還是看了to cats這本書。這本書是個貓奴畫的,還滿好笑的,就算不是很愛貓的人,看一下貓奴如何侍候貓,也覺得很有意思。

to cats的封面是隻美國短毛貓。於是我像是受到召喚,今天捨棄我男人的新房子,而改去一家有美國短毛貓的咖啡店看稿。這家陪我度過許多低潮的咖啡店,養了一隻名叫Oda的店貓。Oda老大很酷的,絕情指數很高,不太理人,可以摸,但是不給抱。而且如果他趴在客人的包包上睡覺,客人還會覺得很榮幸咧。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沒辦法討厭Oda老大,甚至想順著他的個性,不刻意打擾他。今天到了咖啡店,跟坐在客人座位的老大打聲招呼之後,我就另外找了一個位子坐下來,沒跟Oda玩太久。我想,他應該不太喜歡玩才對,何況一直討他開心,還真的會傷害我身為人類的尊嚴與骨氣。

稿子看到一半,我去上廁所。回來之後發現,我的位子已經給Oda老大搶走了。好吧好吧,你是老大,位子給你就是了,我坐你對面那個原本放包包的位子上。

原以為Oda一下就會離開了,沒想到他開始洗澡,洗完就睡在那個位子,壓住了我的外套。哎呀……好吧,睡就睡,反正我稿子也還沒看完。

稿子看得心煩時,總會想拎起包包、穿上外套就回家。可是,每次一起身,就看見老大睡得很沉,壓著我的外套,好像叫我不要偷懶,繼續看稿。

就這樣,我又坐回位子上,來來回回反覆好幾次。拜Oda老大不肯還我外套之賜,我的稿子還真的看完了。

好吧,謝啦,Oda老大。我稿子看完了,要回家用電腦改稿子了……那,你起床一下好不好,拜託啦……

Oda老大勉強讓我叫醒,沒有喵我一拳,也沒有像以前一樣,緊抓著我的外套不放,就讓我回家了。

難道Oda老大真的有靈性嗎?

不過,我覺得如果能像Oda老大一樣無情一點,對於看不爽的人事物,以喵的咧問候他全家之後就拋諸腦後,也許人生會比較快活。
(這是什麼結論啊!)

2008年1月20日 星期日

今年第一篇


一月已經到了下旬,我才開始要為我的部落格寫今年的第一篇文。對啊,很忙,忙得半死。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小個呢,就是為了圖上的這個女孩啦!

這個女孩叫做長襪皮皮(Pippi Longstocking),她是瑞典人,媽媽已經上天堂,爸爸被海浪沖走了,於是她一個人住在一棟大房子裡面。咦?小孩子一個人行嗎?皮皮是說:「別擔心,我一個人沒問題的啦!」一個人住很好喔,因為想玩到多晚就玩到多晚,想吃多少糖果就吃多少,沒有人管,而且皮皮有好多金幣,根本不愁吃穿。另外,皮皮力大無窮,輕輕鬆鬆就可以舉起一匹馬,簡直不輸我們台灣的北港六尺四,所以根本不怕壞人。喔對了,皮皮不用上學,不必算數學,也不必背課文,難怪總是很開心。

星期五,我又在讀皮皮的故事。皮皮有兩個好朋友,那兩個好友是乖小孩,每天都要上學。他們很希望皮皮也一起去學校,這樣才有樂趣。可是皮皮才不想上學咧!那兩個朋友為了說服皮皮,就跟她說學校很好玩喔,而且每天只要在學校待幾個小時,還有復活節假期、暑假、耶誕假期可以放。皮皮一聽,勃然大怒:「太不公平了!為什麼我不能放假?」所以皮皮就決定去上學。

我看到這一段差點笑死,一方面笑皮皮笨,一方面也覺得故事的作者在嘲笑我。回想起兩個多月前,我還是個自由譯者,那時也是每天忙,還常常羨慕上班族在週末或國定假日可以放假。後來,我當了上班族,沒想到根本沒有什麼假可放啊!每天若能八點下班,漸漸變成值得慶幸的事,週末頂多休個一天。我的工作時間已經跟當初當翻譯的時候差不多了,但收入減少、開銷變大,也沒多少時間看自己想看的書,更不用說去上課了。

不過,日子雖然很鳥,但至少認識了長襪皮皮。好吧,皮皮,你要加油,讓我們一起過新年,最好還要分我幾枚金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