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007年8月31日 星期五

妳的心事,石像鬼知道

剛上完建築課回家。
今晚的建築講堂,老師講到英國中世紀的大學校園建築,並以牛劍為例。
我想起牛津的校舍上,有許多好玩的石像鬼裝飾,表情詭異又生動。
聰明的商人就把這些石像鬼做成明信片,賺我這種觀光客的錢。
有些石像鬼明信片非常能感動人心,比如上面這張。
真是道盡我這幾天的心聲啊!
喔,那個TOMORROW可以視情況改成TODAY,
或更不幸一點,
改成YESTERDAY、TWO DAYS AGO……

2007年8月29日 星期三

人家也不喜歡開學啊

昨晚,聽說我男人家的三名學童很早就要準備睡覺,因為今天要返校。
我心想,糟了,我家對面的國小不會也來個什麼返校日吧?

天哪天哪,雖然我不是對面國小的學生,但應該比他們更不喜歡開學。
因為他們開學之後,我每天都得忍受噪音。而且製造噪音的不是小孩,而是那些拿著麥克風不放的老師。
比方說,常常有個人喜歡在放學時分拿麥克風「汪汪汪汪」咆哮,我好幾次以為是日本妖怪故事的犬神在大白天現身。不知經過多久,才搞清楚原來是個男導護老師在教訓小孩太吵,說再吵就不讓他們回家。(咦?小孩有在吵嗎?我怎麼沒聽到?莫非狗的聽覺比較靈敏,遠勝過我這凡人?)
還有一個老師,喜歡在升旗典禮拿著麥克風扮女高音唱國歌。ㄟ……想必這間國小沒有設音樂班。
一想到他們,我就覺得前途黯淡、日月無光。

記憶再不怎麼愉快,也不如實際體驗來得恐怖。今天果然是返校日。不知道幾點,對面有個老師早已抓起麥克風,等不及告訴大家她多麼HIGH,同一句話講了十幾次,雖然聽不太出來在講什麼。喔對,有一句聽得出來:「請四年級任課老師,將小朋友帶到活動中心,我們要進行一個調整的動作。」

嘖,是我沒睡飽嗎?怎麼覺得那個老師講話很難懂啊?什麼叫做「進行一個調整的動作」?是整理儀容嗎?
搞了半天,原來她是在說要把小朋友從四年級教室帶到活動中心,然後讓五年級的新老師來「認領」,帶小朋友到新教室啦!原來這叫「調整的動作」。噢,好有創意!

其實,這個老師的風格我已經熟悉了。這幾年來,「進行一個打掃的動作」、「午休時間到,請小朋友進行一個休息的動作」、「進行一個整隊的動作」,唉,我每天都得聽啦!

聽完「動作」老師高妙的發言,我開始懷疑電視上那些記者先生小姐,半數以上是這家國小畢業的。說來說去,還是我的校友呢。

2007年8月23日 星期四

瘦肉精,人可以用嗎?

一早起來就頭痛。為什麼?因為最近飽受時間壓力所苦。(喂,那你在幹嘛?還不快點幹正事?)

之前那篇文章已經講過,月底要截稿,可是我還有將近一半的稿子還沒校完,偏偏書又很厚,而且我很喜歡這本書,不太想馬虎了事(喂,你是說有些東西可以馬虎囉?)。

不過更嚴重的事情在後頭。中午接到電話,據說星期六我得陪我愛人他弟和弟媳,一起去婚紗店挑禮服。啊!這表示我星期六不能趕稿。(喂,反正你本來就想偷懶,沒差吧!不要牽拖到別人。)
當然,別人結婚大事,我能有幸躬逢其盛,親自參與挑禮服的過程,應該是好事啊,幹嘛頭痛咧?

因為,他們找我當伴娘。而我不知道怎麼在短時間內減肥。

我,一個年過三十、中年發福的女人,竟然要去當伴娘……
人家新娘子年紀比我還小,噢,甚至比我妹還小呢!而且新娘是個骨感美女,我在一旁就更像一個肥胖歐巴桑了。

真不知道如何拒絕,甚至想採用假裝跟愛人分手的爛招,等他們結完婚,我們再復合好了。

頭好痛。臉太老,化妝化濃一點或許可以挽救,但是體重呢?
該怎麼臨時抱佛腳,救救我這肥婆身材?
最近新聞的熱門關鍵字「瘦肉精」,不知能不能幫幫我……(哭泣)

2007年8月22日 星期三

老巴!帶我去倫敦!

既然是部落格的第一篇文章,本來想說應該慎重一點,等月底截稿之後再好好寫一篇開幕致詞之類的。

可是我受不了了,非得發洩一下不成。都親愛的巴諦魔害的。

從開始接觸巴諦魔,到斷斷續續翻譯這兩本書,已經過了一年多。當初可愛的編輯寫信給我時,我正好在倫敦。隔天,我立刻造訪水石書店,拜見巴諦魔大人。這一年多來,也被他折磨得……噢,我是說逗得好開心。

兩本書翻譯技術層面的問題,在此先不提。畢竟技術層面的問題是需要冷靜以對,以理智的大腦去解決。

但有些事情,不是光靠著理智就能解決的。(ㄟ,應該是我本來就沒什麼理智可言,所以沒辦法理智地解決這些事情。)

這兩本書最恐怖的地方,是不時提起倫敦的一些地名,害我心癢癢的,好想立刻去一趟倫敦。如果只是沒事不會去玩的Highgate、Hampstead也就算了,偏偏巴諦魔老是喜歡出現在觀光勝地,比如特拉法加廣場、國家藝廊、皮卡的里,還躲到西敏寺,或者大鬧聖詹姆士公園。現在呢,平日在白廳出沒的小納,又給我跑去Shaftesbury Avenue看戲!就連反派角色也提醒你Bloomsbury或泰晤士河南岸附近的樣貌。反正大家聯合起來,一直跟我講倫敦怎樣怎樣,誘惑我去玩就對了。

啊,好想去玩喔!偏偏我得關在家好好校稿,哪兒都去不了。倫敦也就罷了,那不是今天說想去,明天就去得成的。只不過截稿在即,剩下十天不到就要交稿的時候,就連想去SOGO逛逛、買雙美美的鞋子都成了奢望。

不過,一想到讓我有點抓狂的是可愛的老巴和小納,也就沒那麼哀怨了。真的滿喜歡他們的。(老巴,你不是一次可以看七個界層?來幫我校稿好不好?)

咦?我好像聽到老巴在說:「哼!你會召喚嗎?快點校稿啦!我的英雄事蹟,你可得給我好好翻譯,不准胡說八道!還有,倫敦又髒又臭,有什麼好玩?還是埃及和非洲沙漠好……不,異世界才是王道。」

遵命。趕稿去也。忍不住補充一句:我發誓,雖然小的譯作不多,但翻譯巴諦魔的英雄事蹟,絕對是這幾年來譯得最開心、最享受的一次。